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妈妈不接受的爱转嫁到姐姐身上

妈妈不接受的爱转嫁到姐姐身上

时间:2018-05-12 我叫杜家俊,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
十年前,父亲在一次宴会后,带醉驾车,在回家的路上,与世永别。
由于叔叔也是早逝,我便成为杜氏家族唯一男性继承人。
因未成年,暂由姑姑负责家族企业。
而母亲则在家里做着良母,养育我和姐姐;早寡的婶婶也与我们同住。
到初中时,我无意中看见了妈妈洗澡,便开始把她作为性幻想的对象。
我的房间有个暗柜。开始接触色情书刊后,就上了锁。
自从迷恋起妈妈身体后,我收集了不少的乱伦小说、录像带、光盘以及妈妈的三角裤,还把这些写进了日记。
到高中时我有了第一次性行为。进了大学,我同时和几个女同学约会。
虽然如此,但我对母亲的渴望却从未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故事发生在我二十二岁、读大三那年。
三月十二日周六,正值初春。
我和几个女生在我租的公寓里,闹到很晚才回家。
家里人大概都睡了吧?我蹑手蹑脚的往洗手间走去。
刚推门进去,却听得哇!的一声惊叫,把我吓了一大跳。
昏黄的灯光下,洗手间里满是水汽,好似缕缕轻纱在空中飘动,轻纱中一具雪白的肉体正抱着胸急转过来。
唬死我了,是你啊!原来是妈妈正在洗澡。
妈妈张爱兰,四十三岁。身高175公分,体重58公斤。
妈妈长长嘘了口气: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进来了?说着放下捂住胸口的手臂,只是用毛巾看似不经意的挡在下身的紧要地方。
我禁不住心中扑通扑通的直跳……
江南的女人,尤其是大家出身的女人都善保养。
妈妈便是这样:浑圆的削肩,嫩藕似的胳膊,一对又大又挺的乳峰,巍颤颤彷佛是新剥的鸡头嫩肉,两个殷红的乳头,好似待摘的葡萄;细细的腰肢,像是风都能吹折,宽宽的胯部连着纤细而丰满的长腿……
我下身也起了异样的反应,但嘴里却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妈。我刚才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所以就进来了。我这就出去,你慢慢的洗。
算了,我刚才想泡一会的,所以才没有出声。妈妈仔细地盯了我几眼,转身坐回到浴缸里来帮我擦擦背吧。妈年纪大了,手脚不灵便了。
这…不太方便吧?我虽然很是想欣赏妈妈的裸体,但这要求还是唬的我口吃起来。
怕啥?还怕妈吃了你?
我定了定神,拉了一只小凳子,在妈妈的身后坐了下来。妈妈递过一块毛巾,我一眼从妈妈腋下瞥到了那滚圆的乳峰。
我一手扶着妈妈光滑柔软的肩膀,一手拿着毛巾沿着脊柱,在妈妈洁白光滑、润如美玉的背上搓着,发出内心的赞美:妈,你的皮肤真好,真比人家小姑娘的皮肤还细,亏你刚才还讲自己年纪大了。
妈妈似乎给我搓得很舒服,闭着眼,嘴里忍不住随着上下揉搓,发出轻微的哼哼声:嗯…旁边一点…对、对…你到底看过几个女人的皮肤?就这样说,哼!太不像话了。说着,撇一撇嘴。
妈妈这一娇嗔,让我有把她当作是自己一个情人的感觉。心中不禁一蕩,正抚到腰肢的手一拢,把光光的亲妈妈搂进怀里:妈,她们是我的女朋友。不过不管怎么说,她们没有一个比得上您。
妈妈的肌肉似乎一紧,眼神也有点迷离了。她挣扎了几下,就温顺的把湿漉漉的脊背靠在我怀里。
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妈妈把头也靠到我肩上,微微带喘的说。
我情不自禁的在妈妈平坦柔软的小腹上揉摸着:许多。不过她们没有一个有妈你这么漂亮的,这么细的腰身,这么洁白的皮肤,这么大、这么圆的…乳房……
要死啦,快放开,你摸到哪里去啦?妈妈这才发现我的一只手已经在她乳房上来回揉动,连忙想拨开我的手。
妈,我是你儿子呀。我推开妈妈的手:这里我从小不就经常摸吗?
妈妈被我摸的呼吸急促起来:不要这样…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不好再碰妈这里了……
可我还是你儿子呀,儿子摸妈妈哺育我的地方有什么不对?说着,我的两只手各捂住一只乳房轻轻的揉搓。
妈妈抵抗了一会,只好认我去了,但她仍然想保持一下作母亲的矜持:抱就抱一会吧。只不过…不要碰…其它…其它地方。
其它地方?妈妈,是什么地方啊?
不跟你说了!妈妈死命抓住我一只企图向下游动的手:越说越不成样子了,这样抱妈一会儿…就可以了。
就这样抱着妈妈,揉弄着妈妈饱满又弹性十足的乳房。我有些不可遏制了,转头衔住了妈妈的耳垂,轻轻的吮吸着。
妈妈已是满脸的红晕,只是闭着眼。
我吻着妈妈娇嫩滚烫的脸颊,只觉得怀中的女人不仅是自己亲生母亲,也是一个春心浮动的美艳妇人,就像其它那些情人一样,需要温柔的抚爱。
妈妈的脸颊是那么滑润,红唇也一定更加细嫩,我毫不犹豫的把嘴印上。
但当我的灵舌挤入她的牙关,挑逗着香舌时,却突然让她惊醒。
不要,不要…妈妈突然从我的怀里挣扎出来,水淋淋的跳出浴缸,把个丰腴柔嫩的浑圆大屁股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吃了一惊,刚刚还任自己轻薄的妈妈,怎么会反应如此激烈?妈,你怎么了?
妈妈身子抽动了一下,低头嗫嗫的道:我,我…我毕竟…毕竟是你妈妈,不是你的女朋友…不要这样对妈……
隔了一会,我把毛巾在热水里浸了一下,再绞乾:妈,那么我帮你擦乾吧?
妈妈忽然转了过来,面对着我:小俊,不要…再对妈…那样了,妈受不了!毕竟…毕竟我是你妈妈……
我强忍着不对妈妈黑黝黝的三角裤行注目礼,点了点头,展开毛巾开始为妈妈擦身。
妈妈有点不敢面对我,闭上眼睛任我施为。
妈妈的肩膀有点凉,一颗颗水珠顺着脖子、肩胛往下淌去。
髪髻被刚刚的亲昵弄散了,披散在脑后胸前,长长的髪丝有几缕盖住了乳头。
我撩起妈妈垂在胸前的长髪,轻轻地把它们拨到妈妈身后,妈妈的身子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毛巾抹到了妈妈的胸前,两个硕大的乳房在昏黄的灯光下仍然泛着莹白色的光芒。
毛巾把手掌与妈妈的乳房仅隔开薄薄一层!我清楚的感觉到饱满而极富弹性的肉丘上,坚挺得硬硬的乳头,随着妈妈急促的呼吸在不住的颤动。
我不敢多做停留,匆匆就抹到妈妈的腋下。
当抹干温润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开始移向妈妈脐下时,妈妈涨红着脸止住我,用蚊子叫般的声音说道:不…下面让妈妈自己来。你帮妈擦后背……
我沉默着转到妈妈身后。那里的水分早已被我的衣服吸乾了只有刚才还坐在水里的腰下部分还残留着水迹。
裹着毛巾的手移到了妈妈的屁股上正顺着圆圆的曲线抹下去时,我发现妈妈的屁股一动,一抹白色迅速的从妈妈的股沟里一闪而逝。
我不由得心中一蕩:(妈妈在擦她的…阴部……)刚才被妈妈压制下去的欲火又‘腾’的燃烧起来,鼓胀起来的肉棒把裤子挺起一个更高的帐篷。
妈妈似有些察觉,一把轻轻的推开我:帮妈妈把浴袍拿来,我洗好了……
看着妈妈匆匆出去的背影,我不由有些发愣……
第二天一早,妈妈在婶婶、姐姐的陪伴下就出门了。
原来每个周末,妈妈都要到古玩市场去寻找一些老古董和自己看得上眼的小玩意,而且一去就是一整天。
我心情不好没出门,无聊的看些电视。
快到中午时,姐姐觉得没劲一个人先回来了。
姐姐杜蓉,大我两岁,身高179公分(我们家的女人个子都比较高,看来是遗传因素),体重60公斤,身材微瘦修长,下身比上身长出许多,肌肤白嫩,尤其是腰肢细细的,只有58厘米,娇美的脸蛋儿整天笑吟吟的,露出一对酒涡儿。
去年大学一毕业,就和个男同学结婚了。
又求了姑姑的情面把他弄到家族企业,做了个部门副经理。
自己则在家里做少奶奶,成天购物、喝茶、健身、搓麻度日,听说为这个还和婆婆闹的很不开心。
她婆婆以前也是大家出身,我见过几面,虽然没妈妈漂亮,不过也保养得相当好。
这个星期姐夫到外地出差,姐姐就顺理成章的搬回家中暂住。
此刻,姐姐正站在穿衣镜前,试她新买的一套嫩黄色露背装和短裤。
又长又直的乌黑秀髪扎了一个马尾型,显得轻快活泼。
她在镜子前来回走了几步,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觉得十分满意。
因为衣服质料薄,黑色的乳罩有点不配合。
姐姐又把上衣脱下来,想要重新换一件乳罩。
当她把乳罩脱下来时,那一对因滋润而显得比婚前略大一圈的乳房露了出来。
姐姐把乳罩丢在一边,挺了挺胸部,走了两步。
看着镜子里那两个特别有动感的奶子,上下晃动,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的乳晕上面,配上雪白细嫩的皮肤,似乎自己也觉心醉。却不知窗外的我也陶醉其中。
她素手不自觉的抚上玉乳,轻歎道:这么好的东西只有自己享用了。两手各按住一乳,春葱般白嫩的手指夹住小巧的乳珠,忽轻忽重,忽左忽右地玩弄着,尖尖指甲不时刮磨着。
白玉般半球形饱满的乳房充血膨胀起来,愈显傲挺,红玛瑙般的乳珠也硬挺起来。粉红乳晕也变成妖娆的桃红色,直向周围扩散。
此时,姐姐娇靥如醉酒般晕红,春意隐现,目微闭着,花瓣似的红唇半张,编贝皓齿微现,自喉底发出低低地:哦!哦!浅呻低吟声。
玉手渐渐向下移动,经过盈盈一握的纤腰,滑过平滑如玉的腹部。
在梨涡似的肚眼中轻擦几下后,到了神秘的三角地区。
若即若离地触摸着凝脂般的大腿根部,愈摸愈接近阴阜,终于开始轻轻地上下抚摸起来。
粉腿难耐地纠缠在一起,互相摩擦着。
娇容更为红润,玉雕般的瑶鼻气息沉重地:嗯!嗯!歙张着,樱桃小嘴更是吐气如兰地:啊!啊!轻轻地浪叫着。
短裤和内裤已湿透了,几乎透明的贴在肌肤上。
阴唇似饿极了的婴儿小嘴,一张一合,难耐地活动着,浓白爱液宛如婴儿口水般长流不已。
终于姐姐忍耐不住了,迅速将湿淋淋的裤子脱在一边,拨开毛绒绒微卷的阴毛,右手大拇指轻轻的揉搓着微微外翻,肥厚褐红的大阴唇及细嫩绯红的小阴唇,不时还划圆圈抚摩殷红小巧的阴核。
指尖每滑过阴核,姐姐都不禁:喔!地娇唤出声,小腹随之收缩一下。
阴珠渐渐充血凸显出来,宛如一粒光彩夺目的红宝石挺翘在大小阴唇间。
香唇张开,发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阵阵急促地喘息和啊!啊!地浪叫。
娇躯激烈扭动,一双玉腿更是一会缩起来,一会伸直。
雪肌变得恍如桃花绽放,而缕缕渗透出的细细香汗,使肌肤愈显光泽。
她的手指开始穿过阴唇插入肉穴,激烈地狂抽猛插着,肉体由于快感而颤抖不已。
姐姐恍如要将玉乳揉爆似的,左手奋力揉按着,弄得酥乳表面泛起片片红潮。
「啊!啊!」的轻轻呻吟声急促不已,回蕩在室内。
姐姐喘息愈来愈急促,除大拇指按压阴蒂外,其余四指皆插入穴中奋力抽插不已。
最后:啊!地长长高喊,四肢有如满弦的弓般绷紧着,夹杂着一阵一阵的抽搐。
几下后,肉穴如箭般直喷涌出一股如膏似脂,浓稠无比的白浆。
姐姐彻底达到了高潮,娇躯乏力地躺在床上……
午饭后,我和姐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姐洗了个澡,披着一袭宽松的睡袍。
Y字形的领口与衣袖口缀着银白的玫瑰花蕾丝,腰带斜绑个蝴蝶结置于腰间。
没带奶罩的浑圆双峰呼之欲出,纤细柳腰似可只手盈握,头发如玉瀑般洩下肩头,斜披于右胸。
姐姐不小心把摇控器掉到地上,弯腰去拾。于是我瞥到她领口处晃动着的一片白晰中,两点粉红。
我看着姐姐绯红的双颊,盈盈秋水,吹气如兰的小嘴,闻着淡雅的脂粉香及青春少妇的肉香……
忽然觉的很兴奋,真想抱她,但是不敢。
鸡巴却一下子硬了起来,把裤裆顶得老高。
这一切应没逃过姐姐的眼睛,表面上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时不时的朝我那瞟上两眼。
我突然发现姐姐胯间越来越湿润,由于内裤也没穿,隐隐约约可看到黑黑的一团阴毛,两片肥厚的阴唇。我的鸡巴也翘得更高了。
也不知是谁主动,忽然我们拥抱在一起了,她的阴部正好顶在我隆起的地方,我和姐姐都猛地一颤。
快…放开我,坏弟弟…姐姐娇喘无力的说。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不行!你这坏弟弟。放开…放开…姐姐边说边撒娇的乱扭身子,使得阴户不断在鸡巴上磨擦,从未有过的快感像潮水般一波波向我袭来。
她的阴户也越来越热,阴唇越来越大,高高的鼓起。
淫水不但浸湿了她的胯间,连我的裤子也沾湿了。
我再也忍不住。便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探进睡袍,像饑渴的孩子,握住坚实的乳房揉搓起来。
姐姐大概还是第一次被姐夫以外的男人这样搂着、摸着,尤其现在搂她、摸她的又是我…她的亲弟弟。
她或许也已春心蕩漾,但为了作姐姐的尊严,还是咬着小嘴,全身颤抖着推拒道:不要这样…不可以…不行,快…快放手!你怎么能这样对姐姐!
我不理她那含羞带怯的模样,先拉下自己的睡裤及内裤,把亢奋硬翘的阳具亮出来,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姐!快替我揉揉,你看我的小弟弟已经要爆炸了。
摸乳的手又去摸姐姐软绵又有弹性的臀部,揉搓着屁股,更试探地向内滑落,移到她那丰肥阴户上。
嗯…嗯…姐姐受此挑逗,不禁呻吟出声,连忙将双腿一夹,不让我有下一步的行动:不要!啊…你放手…噢…我是你姐…不要……
我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轻轻地揉着她桃源春洞。
阴毛不多不少,细细柔柔的,阴道已是湿淋淋的,揉捏起来,潮水又一阵顺流而出。
姐姐全身如触电般,阳具都能感觉她手的颤抖。
手指往阴户里又深入了一些,由触摸转变成上下运动。
肉芽从花中慢慢钻了出来,肉襞中开始突起小豆,手指又开始抚摸起肉芽。
唔…喔…不要…啊…不行…姐姐喉间,发出气喘般的呻吟声。
她一直在用理性压抑情感,但肉体开始不听使唤,身躯挣扎扭动着,腰部挺起,双脚抖动。
指尖从完全张开的花瓣内侧中向上抚摸,并拉开花瓣。
哎呀…好…好弟弟…不要再进去了…好吗…我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嗯…嗯……
这时我用嘴堵住了姐姐的小嘴。
不一会儿,我转移目标,用嘴微微地含住了她的耳垂,舌头在耳垂边沿轻舐。
她嘴里传出一声呻吟,背上浮起一片敏感的鸡皮疙瘩。
我尽情地舔舐着姐姐的耳垂,双手恣意地爱抚着她不设防的乳房。
姐姐没有任何动作,只有一阵阵地颤抖,以及嘴里不时的深喘声。
我慢慢地脱掉姐姐的睡袍,那颤巍巍、圆团团的奶子和红红的奶头,已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我深深地埋进她双峰之间。
姐姐喘息着,胸脯也剧烈上下起伏。
看着那充血胀大的蓓蕾,我不禁用嘴唇和舌头圈住它,咬啮着。
姐姐双臂不由自主的环抱住我的头,紧紧地贴住她胸脯上,鼻子里传出一阵阵咿唔之声。
我的嘴开始往下滑,舌尖直伸到姐姐大腿内侧柔软的肌肤。
越逼近阴户,姐姐的呼吸也越急促。
当最后到达目的地时,姐姐吐出一声似欢愉的轻歎。
在一片乌黑的泛出光泽的阴毛中有一条鼓鼓的肉缝,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不停的颤动跳跃。
两片肥美的大阴唇张合着,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贴在大阴唇上。
鲜红色的阴壁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芒,淫水已经充满了股沟,连肛门也湿了。
呀…姐你好漂亮的阴户…大美了……
不要看…羞死人了…噢……
我把嘴凑到肛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舌头刚碰到粉肉,姐姐猛的一颤:别…别碰那里,坏弟弟…姐没叫你弄那儿。
好姐姐,那你要我弄哪儿?
不可以…不…不能让姐…姐说出那样…的话……
不!一定要告诉我…好嘛…好嘛……
可是…姐…姐…无法对你说出那种话…啊……
说嘛…姐快说嘛…要不…我就不弄了……
弄…弄…前头…看来姐姐还是放不开。
我也就不强求了,转而对着阴户吹气。
一股股热气吹得姐姐连打寒颤,忍不住挺起浑圆的臀部。
我乘机托住丰臀,一手按着屁眼,用嘴猛吸阴户。把舌头伸到里面,在阴道的嫩肉上翻来搅去。
姐姐颤的越来颤厉害,双手扶住我的脑后,似拒还迎,一条腿弓起,圈住我的后背,尽力将我的头向下体推去,屁股拼命挺起,把阴户凑近我的嘴,好让我的舌头更深入……
口中禁不住轻轻呻吟着,最后她娇喘道: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弟弟…啊…快…快停…噢……
我转了个身,让鸡巴对着姐姐的小嘴,说:姐,帮我弄弄。
姐姐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握住阳具,开始上下套动、左右摇晃起来,一边还呢喃着:啊…好硬、好大、好热!……
我下边用力挺动着,配合姐姐的双手;上边则用力抱着姐姐丰臀,含着阴蒂用舌头不停的来回涮着,阴蒂被弄得膨胀着比原来大两倍还多。
姐姐陷入了疯狂,不顾矜持的叫道:啊…啊…好弟弟…姐…好舒服啊…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她的注意力也不行了,撸弄阴茎的手开始慢了下来,最后变成有一下没一下的。
猛然间,姐姐:啊…叫了起来,阴精弄了我一脸……
我低头看着躺在怀里的姐姐,问道:舒服吗?
姐姐羞红了脸,不敢看我,然而水汪汪的眼中似有些许笑意,她轻轻点了点头。
看着姐姐娇羞的模样,我胳膊忍不住紧了紧。
姐姐无力的挣扎着,道:坏弟弟,你还不够吗?娇声却满含蕩意。
我把坚硬的鸡巴顶在姐姐小腹上。它还想请你的小屄吃个饱呢!我是第一次对自己的亲人讲出这样淫乱的话。
姐姐似乎也觉的很刺激,眼睛放出媚人的异彩呼吸开始急促不断吐出火热的气息。
她不由自主的分开颤抖的双腿,穴儿也自动张开,春水又开始流出。
滋的一声,鸡巴终于进到阴道内,一插到底,将阴道塞得满满的,龟头碰到了子宫。
啊…我俩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姐弟最终做出绝不可做的事来,使我们身体颤抖,更加兴奋。
鸡巴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好爽…姐的阴道真好。
我开始慢慢抽插,充分的享受粘膜的触感。
阴毛和阴毛摩擦,发出淫猥的声音。
啊…好…啊…好啊…姐姐含糊呻吟着,似蛇的柳腰扭动着,双腿紧勾着我的腰,要使阳具更为深入。
我加快抽插速度,淫水:噗…噗…的不断洩出来,响声不绝,把我的阴毛都喷湿了。
嗯…啊…啊啊…喔…我…会…死…受不了…啊…唷…唷…喔…喔…唷…唷…姐姐兴奋的在我胸前背上不停的乱抓。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龟头猛烈研磨着子宫。
鸡巴哧一声抽出,带着穴肉外翻;噗一声插入,又将穴肉纳入。
噗哧!噗哧!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为好看。
啊…啊…好深…喔…嗯…好爽…我将手指伸入姐姐嘴里。
她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本能的伸出舌头来吸吮指头,而且不断变换舌头的方向,就像吸吮阳具一样。
唷…哎唷…啊…快…丢…丢了…喔…喔…呀…呀……
当姐姐快要达到顶点时,我将她双腿高架在肩上,把鸡巴抽出,只在阴户周围摩擦着,就不插入。
唔…啊…怎么…不要…停…喔…喔……
好姐姐,这下你该说要我弄哪儿了吧?
家俊…你…你真是个坏孩子…非要姐说…说那种话……
姐…你害羞的表情真美…我就想听美丽的姐姐说些淫蕩的话…还要说清楚点…我在姐姐耳旁呵着气说。
坏孩子…好…好吧…你的…插…进…我…的…我的…阴户!你就别再逼姐了。姐姐说完,把双手急急掩在脸上遮盖红潮,高挺的乳峰颤颤不已。
看着姐姐结结巴巴、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满心怜惜,直直的重又插入阴户中。
唉哟…啊…啊啊…喔…姐姐不禁又呻吟起来。
没过多久,正一夹一夹咬着鸡巴的子宫,忽然用力收缩了一下,一股热潮直沖龟头…姐姐高潮了……
你为什么还不出来?姐姐媚眼如丝的瞧着我,脸上红潮犹未消退。
你…你去洗一洗。她突然拉我起来。
我以为她嫌髒,于是晃着阴茎去了洗手间。
回到客厅,她问:洗乾净了吗?我看看!说着,将我推在沙发上,鼻子凑近,上下左右闻着,像只可爱的小狗。
嗯!她好像很满意:现在闭上眼睛!她的头髪扫到了我肚皮上,痒痒的。温软的乳房也轻轻贴在我腿上。
与此同时,小手握住了阴茎,一股湿湿、软软、热热的感觉包围了龟头。
姐姐在为我口淫!和插在阴道里的感觉不同,口腔不可能给以同样的紧缩包围和摩擦,但舌尖在龟头上快速扫动和缠绕及牙齿偶尔的刮碰却可带来了别有风味的快感。
我歪头看去,见姐姐捏攥着阴茎根部,鲜红嘴唇死命吞进,到不能再吞为止,龟头直顶喉咙深处。
接着一点一点的吐出,只剩龟头留在嘴里。
然后再全根吞进…阴茎随着我心髒的脉动,一涨一缩,拍打着她的口腔。
她转头看着我笑了,笑得好淫蕩啊,还调过身子让我也能观赏到这淫蕩的场面。
姐姐吐出龟头,伸出火红的舌头,在头冠边缘游走,搓动包皮系带的周围,用舌尖顶开尿道口,尿道口又有黏液渗出了。
夕阳西下,房间开始变暗,姐姐的双眼显得格外亮晶晶。
她不眨眼地盯着我,看着我的表情。
舒服吗?姐姐俏皮的斜脸仰望着我。
我激动的喊着:姐,我爱你!伸手去抚摸她的脸。看着阴茎在自己心爱女人的嘴里,那份感激,那份占有感,实在是难以形容的。
她更起劲了,整个头剧烈的前后摆动,我的快感也更强烈了。
终于,尾椎传来一阵麻酥的感觉,我挺直了身子。
她感觉到我的变化,加快了节奏。
突然,她抬头闪开,嘴唇还黏着我的黏液和她口水的混合液。
一股白浆强烈地喷射而出,高高地沖向天空,随后是第二股、第三股…我情不自禁的大喊出来,身子也随之强烈地抖动着…然后,我摊在沙发上。
姐姐扑在我身上,用散发着腥味儿的嘴唇吻我的嘴、脸、眼睛、脖子和胸膛。
她不停地喃喃着:家俊,家俊,你真行!姐嘴都用上了,这回你总满意了吧!……
新的一周开始了。
我要回学校,而姐姐也要搬回婆家。
不过,也许是姐姐爱上了乱伦的滋味,时不时的寻机到我那幽会。
我知道,我们的淫乱已没办法停止了,就像掉下万丈深渊一样,随它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