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四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四章

时间:2018-05-12 「喔……」玉彬心急如焚,但愈慌却愈无法产生感觉,只见他两手紧抓着床褥,仰头翻着白眼,苍白的身体已绷到极限。
  「10、9、8……」眼看已进入倒数计秒……
  「时间到了!小美人,嘿嘿……换来服侍我们吧!」两个男人坐到床上,一人一边抓着小依双臂,要将她从玉彬两腿间拉开。
  「唔!唔!」秀髮披散的小依抵死的抓住丈夫大腿不让他们拉走,嘴里还含着软软的鸡巴想作最后努力!
  「小美人,没用的!你认命吧!要怪就怪你的男人不争气,你放开那条难吃的软虫,我们这里有真正的好东西让你含哦!」
  「是呀!是呀!这里有四根又粗又热的肉棒任你吃,死咬着那条小泥蚯干嘛呢!」
  另两个男人也爬上床,四人分抓着小依的双臂和脚踝,不过并未硬拉开她,因为看见为免遭奸辱命运的美丽少妇,正努力用她可爱小嘴帮丈夫勃起的动人模样,让他们更有暴虐快感和成就感,所以也不介意再多欣赏一会儿。
  「小……小依……唔……我、我不行了……慢一点……」玉彬辛苦的呻吟,小依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就尝到硷硷腥腥的液体,原来鸡巴根本没硬就已洩了精。
  「呜……」努力的结果还是落空了,无法接受事实的小依,仍旧固执的吸吐那条软绵绵的湿虫,但惊惶失措的大眼睛已经充满泪光。
  「咦?…他是不是已经洩了?」一个男人看玉彬瘫软在床的样子,起疑的问道。
  「不会吧!他那话儿根本都没硬起来过!有这么窝囊吗?」
  「起来!让我看!」一个男人抓起小依的头髮迫她仰起脸。
  「不要!」小依激动的甩头想挣开,但仍不敌男人的粗暴,只见她哼哼的喘着气,嘴角慢慢流下一条白浊的黏液。
  「妈的!真的洩了!」那男人从她嘴边沾起一滴白汁在鼻前嗅了嗅,确认是精液没错!
  「放开她!」此时玉彬挣扎的爬起来要保护小依。
  「没用的家伙!呆在一边安份看着吧!我们会让你知道,怎样才能让她满足的。」一个男人从后面架住他双臂,其他人抓着小依纤纤脚踝将她往后拖。
  「不……不要……」她绝望哀凄的看着玉彬,手延着他的腿一路往下抓,最后还是被迫分开了,紧接着就被他们弄成狗爬的姿势。
  「这才是你要的东西,很美味的,好好疼爱它吧!」一个男人将热腾腾的怒棒送到她唇边,前端那颗精壮的龟头闪着邪恶光泽。
  「嗯……」小依紧闭双唇转头闪躲,这时才仔细看清这四个男人,他们好像全是练健美的,身上肌肉油亮硕大,一块一块线条分明,这种过度发达的男体让小依感觉恐怖和噁心,何况还是四人一起来,更令她有种反胃的压迫感。
  「张开嘴!不然我叫你丈夫帮我含!」那男人捏着她下巴恐吓她!
  「哼嗯……」小依流着泪鬆开小嘴,钢条似的肉棒马上塞进来。
  「用心点舔!我们会让你舒服的。」那男人把肉棒塞入她嘴里后,就揪紧她的头髮防止她脱逃,然后舒服的动起屁股,另一个男人爬到小依屁股后面,二张大手分开她白嫩的美臀。
  「唔……」小依感到肛洞被冷空气灌入。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在丈夫面前被姦淫,但强烈的羞涩仍令她发出悲鸣。
  「这小妞不错,屁眼肉色很乾净,很多女人屁眼周围都会黑黑的……」那男人满意的评论着她的肛门。小依用力的扭动屁股想摆脱那两张大手,但这男人光是单张手就可已掌握她半片臀,因此根本无法挣逃,只是被他把股沟拉得更开而已。
  「我来舔舔,也让你舒服一下,等一会才好塞棒子。」男人说罢,「呸!」用力朝小依的肛门吐了一大沱热黏黏的唾液!
  「呜!」小依被热呼呼的口水烫得激烈哀鸣,男人立即把嘴压上去唏哩呼噜的舔吃起来。
  「呜!……呜!……」小依拚命的摇头扭臀,两条手臂几乎撑不住身子,但仍被抓着头头强迫吞舔肉棒。
  「小美女!我也来了!」第三个男人两三下脱掉内裤,一头钻到小依身下,脸埋在她丰软的乳肉间又舔又吸。
  「嗯……嘤……」小依的哀鸣逐渐变成不规律的尖细呻吟。
  「喂!你们可爽了!为什么我就要在这里陪这个没用的男人看他老婆和你们Happy?」架住玉彬的那个男人抗议的叫道!
  「你不会把他搞定再过来吗?我们可不等你,动作太慢就等着玩我们尿过的肉洞吧!」被吹肉棒的那个男人转过头回话。
  此时玉彬用尽力气想反抗。
  「妈的!你给我安份点!乖乖看着你老婆的骚样。」那男人随手从床头柜的抽屉翻出小依的丝袜,将玉彬的手脚捆住、嘴塞住后,就迫不急待加入四男淫一女的战局。
  这时在前面享受小依吹舔的男人,已从她口中拔出湿亮亮的怒棒,绕到她身后準备操入;而原本舔她肛门的男人则绕到前面,将肉棒餵进她空出来的小嘴。小依整道股缝和大半片的臀肉都被口水濡的湿漉漉的,两粒乳房也一样。
  「要进去了!我的小美女,爽得话要哼大声点哦!」男人结实的小屁股向前一挺,巨如树干的肉棒「吱」一声没进粉红小穴内!
  「呜!……」小依只觉眼前一黑,肉洞受的伤还没好呢,怎么能硬塞入这么大的怪物,她两手在床褥上乱扯,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的抽插起来!
  「ㄛ……好带劲!阴道一缩一缩的吸我的宝贝……」那男人不急不徐的挺腰拔送,每一下都是扎实直抵花心,小依全身像淋雨似的都是汗汁。在下面舔她乳房的男人已爬起来,两粒乳尖前前后后的甩着汗水和唾液,受创的下体对疼痛已渐渐麻痺,取而代之的酥麻电流正一波波从花心散开。
  「我们四兄弟你都要服侍到才可以!」那男人双手握着她的柳腰往下躺,让小依变成张着腿坐在他身上的交合姿势。
  「啊……呀……」只见她雪白的屁股压在男人腹肌上辛苦的蠕动。另一个男人站起身将肉棒再度送到她嘴边,她抵抗了一下又被迫吞入,其他两人则一左一右的拉起她的手要她握着他们的肉棒套弄。
  「呜!呜!……啾……啾……呜!呜……」小依辛苦的揪着眉,两粒挺翘的乳房也跟着身体耸跳。
  「利害……好舒服……」
  「这妞真正点……喔……」
  ……
  四个男人舒服的呻吟着。
  这样玩了好一会儿,让小依骑在身上套穴的男人说道:「我先出来好了!该换你们了!」他再度放倒小依,将她两条修直的玉腿抬上肩头,肉棒对準湿红的小洞慢慢放入,然后身体朝前倾开始最后冲刺。
  「啊!啊!嗯……啊!……啊……」小依在他壮硕的身体压迫下激烈扭摆,两只高搁在男人肩上的秀洁脚掌吃紧的绷直,旁边的床褥已被她纤手扯得皱乱不堪。
  一阵摧残后,男人终于高潮,可能顾虑到后面还有人要用吧,他并没在她体内射精,而是拔出来喷洒在她激烈起伏的柳腹上。
  接下来又换其他三个人上,只见小依雪白绞好的肉体被三个黝黑健美的男人翻来转去,销魂痛苦的叫声没停过。那刚逞完兽慾的男人绕到玉彬旁边,抓起他的头,拉出他嘴里的东西对他说:「看你老婆被干的样子!你一定没本事能让她叫成这样吧?」
  「住嘴!你们放开她!」玉彬愤恨的叫着!
  「你想不想把她操得像现在这样欲仙欲死呢?」那男人揪起玉彬的头髮,贴紧他的脸邪恶的问道。
  「你……你不用再糟踏我……有种就杀死我!」玉彬只道那人明知他不举而故意羞辱他,因此恨得双目几乎要喷火。
  「如果你想操翻她,我可以帮你办到!想想看这么美的女人,就在你身下哀叫求饶,最后高潮晕过去的样子……嘿嘿……如果能把她干到这样一定很有成就感吧?真可惜,这样的好货色每天给你睡,你却连一点乐趣都没尝过。怎样?要不要我帮你……」
  那男人说话的口气好像不全然在羞辱,而且他说的也是事实,一股潜在的男性徵服欲在玉彬心中慢慢萌起,但他并不愿承认!
  「你……你乱说什么!……我爱小依,不会想让她痛苦。」
  「是吗?你看她痛苦舒服难分的表情有多迷人!」那男人示意正以狗爬式操小依的男人拉起她的脸让玉彬看。小依揪住眉张着小嘴,辛苦娇哼的脸蛋马上令玉彬感到醋火狂烧!
  「你以为这女人很爱你吗?嘿嘿……无法餵饱女人下面的洞,她就永远不是你的。」那男人看玉彬已被激怒,更是火上加油的怂惑他。
  「呜……玉……玉彬……没那回事……啊!……啊!……哼嗯……」小依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上气不接下气的想为自己辩白,但后面的男人却趁机猛干,反而令她哀叫哼喘得更利害。
  「可恶……」玉彬咬着牙一脸杀气,不知是针对小依还是姦淫她的男人。
  「别犹豫了!难道你只想看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玩吗?你难道……」
  「别说了!我要干……对!干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玉彬发狂的吼出来,他一直怒视着小依的脸,但她却浑然不知似的以狗爬的可耻姿势被人从后面上,还伏在床上抓扯床单,发出撩人的哀叫!
  「嘿嘿……想开了吧!」那男人放开他,走下床拿了一只皮箱上来,一打开皮箱,里面竟是许多不同材质、不同形状的人造男根,而且每条男根都附有固定带,是可以穿在身上用的。
  「这是什么意思?」玉彬一脸受骗的怒质那男人!
  「别生气!想要把她干晕,光靠我们恐怕也办不到,这么美的女人,男人是撑不了多久的,只有靠这些工具才可以,来!先用一般型的试看看!」那男人拿一条彷真肉质感作的粗大阳具给玉彬。
  玉彬内心充满矛盾,难不成真要用这种东西来蹂躏爱妻?
  「别再婆婆妈妈了!你看你老婆多会享受?这种女人还用对她客气吗?」那男人像魔鬼似的煽动他。
  但小依此时也未免表现得太不堪了,从后面进入的男人已停下抽插,只是仍把粗大的肉棒塞在她嫩穴里,另一个男人又钻到她身下叽叽啁啁的吸舔白嫩的乳房。小依在敏感带被同时侵略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扭动屁股,被肉棒撑开的阴户周围已浮出白白的细沫。
  看到这一幕的玉彬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抢过男人手中的假阳具,在他的帮助下穿戴起来。穿好后,玉彬看着雄伟挺立在下腹的肉色阳具,这个梦寐以求的状况让他充满暴虐和成就感,他暂时忘了这只是装上去的替代品,一心只想到美丽的小依在他抽插间哀媚叫春的诱人模样。
  不久,那三个男人轮流在小依玉白的裸背上喷出热精,浑身黏呼呼的小依虚脱的趴在床上喘气。
  「换你上了!让她爽晕的人非你莫属了!」男人把穿戴上假阳具的玉彬推向前,玉彬见小依娇眸紧闭、唇色苍白的怜人模样,登时感到万般不忍。
  「玉彬……你来了……把它放近我身体……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我是你的……」小依虚弱的抬起脸望着丈夫,同时伸手握住他胯下那条假阳具。
  「你会受不了的。」玉彬虽然恨她刚才的样子,但眼中仍流露怜疼之情。
  「不……不会的……我想要……男人的东西塞满我的身体……」小依说出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话,她心中渴求丈夫能像这些男人一样粗暴而强烈的佔有她,让她有被心爱人征服的满足感。
  「你竟然……变得这么不要脸!」果然玉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不相信妻子会说出这么不知羞耻的话来。以前她被沈总一伙人下药迷失神智还能原谅,但现在她虽然虚弱,却是清醒的,竟然当着他的面说需要男人塞满她!
  「好……很好……你喜欢是吗?」玉彬气过头而发出不屑的冷笑,他粗暴的拽起小依的头髮,人绕到她后面。
  「把你的屁股抬起来!你不是喜欢被塞满吗!贱人……」小依在玉彬不堪的辱骂中羞赧的抬起屁股,这是丈夫第一次这样对她,热泪忍不一直涌下来,眼前一片模糊,但是却有种心甘情愿被奴役的快感产生。
  「啊!」一阵私裂剧痛自下体传来。
  玉彬毫不怜惜,根本没预警就用力将粗大的假男根挤入可怜的小穴内,小依差点晕过去。还好刚才被那些男人抽插过,阴道里面够润滑,不然恐怕会痛死。
  但接下来玉彬握着她的柳腰开始狂抽猛插!一边吼着:「你喜欢这样!是不是?……贱人!……这样够不够……」
  小依整个上身伏在床上乱爬乱扯,床单已经完全被她拉掉,哀叫声有时变得咿咿呀呀听不清楚,玉彬丝毫不让她有趴倒的机会,抓紧她的腰强迫她必需抬着屁股让他干。
  「不!……呀……玉彬……啊……慢……慢一点……呜……」她终于受不了哀求起来。
  「贱人!你不是喜欢被干吗?……别的男人干你就行……我干你就不行,是吗?……是不是我比不上别人……」玉彬红着眼怒骂,猛烈的动作却丝毫没慢下来。
  「……不……不是那样……啊……你继续……我喜欢你……啊……」小依哀叫连连的向玉彬解释。
  「臭贱货!我怎么会娶到你这么没羞耻心的女人?」玉彬反而停了下来。小依软绵绵的俯在床上喘动,但玉彬并没将假阳物拔出,因此她屁股也还得抬着。
  和小依完了事而在旁休息看戏的其中一名壮男,把装满各式假阳具的皮箱推到她面前道:「为了证明你爱你老公,自己选一种让他穿上来干你吧!」
  小依看着满箱形状可怕的兇恶阳具,当场简直欲哭无泪,好不容易发抖的玉手从里面挑出一根细短形的,那男人却故意挑拨道:「你这叫爱你老公吗?选最小支的是不是在笑你老公那话儿不行啊?」
  「不!我没那种意思!玉彬……别听他乱说……」小依急的猛掉泪。
  「可恶!我早就该知道你看不起我!难怪别的男人强姦你时,你叫得那么卖力!」玉彬愤怒的咆哮,同时双掌「啪啪啪……」的狠狠甩打她两片屁肉。
  「啊!别……别那样!啊……」小依痛得哀叫,玉彬真得一点都不留情,眼看雪白的臀峰已布满了交错的红色掌印。
  「别打了……我……我换就是了……求求你……」在她哭喊求饶下玉彬才收手,小依泪流满脸、咬着下唇从皮箱中拿出一根最粗大、上面布满大小球粒的玻璃阳具出来。
  「哇!你还真会挑!这根上回弄到一个女的住院好几天呢!」那男人见小依捡到那根,不禁在旁兴奋的怪叫。
  「不!……可不可以换……」小依吓得全身哆索。
  「我就要这根!」玉彬的声音残酷的响起!
  「好……吧……只要你喜欢……我都愿意……」小依认命而顺从的闭上眼。
  因为假阳具的尺吋是加大型的,所以玉彬全身都缠满固定的带子。小依被拖到床缘,以双膝跪地的姿势抬着屁股,上身趴在床上,两个男人各按住她一条胳臂,防止她因疼痛而挣扎,小依就像待宰的羔羊般等着被丈夫凌虐。
  「这个东西还要烤一烤!插进去才够劲。」一个男人竟拿着酒精灯在烧玉彬胯下那根狰狞的玻璃阳具。
  「不!不要!玉彬不要!……」小依惊恐凄惶的望着玉彬摇头乞饶,但玉彬眼中只有报复的快感。假阳具烧得够烫了,玉彬戴上厚手套扶着它,慢慢走到她身后跪下来。
  小依发抖的闭上眼睛,紧紧咬住被褥等待痛楚来到!粗糙的手套分开她的大腿。
  不知是不是错觉,小依彷彿听到「嗤」一声皮肉黏灼的轻响,接着剧痛从嫩穴口传来!
  「咿……」她感到脚心抽筋、阴道痉挛,眼泪也簌簌的垂下。
  「为了让玉彬满足……我要忍耐……」她心想着,更加咬紧牙关。像熔铁般高温的硬物一吋吋撑开她窄小的阴道入口,慢慢挤入深处!
  「呀……」小依只觉得阴道要被融化了,这股高温逼进子宫,下腹彷彿有一团火在里面闷烧,她张着嘴想叫,但叫不出声,一直被逼到临界点,全身像要爆烈似的痛苦万分,终于用尽全力大喊出来……
  「玉彬不要!」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撞。
  「原来……是恶梦。」
  天已经很亮,小依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刚好过九点,玉彬早就去上班了。她浑身湿答答的都是热汗,不过下腹还真有点闷痛,翻开被子,原本雪白的小裤底沾满黏稠的分泌物和血渍。
  「原来是月经来了!吓我一跳。」小依想到昨晚的梦不禁全身一热。
  「还好玉彬没变成那样,不过要是他那么粗暴……我……」她轻咬着下唇,呼吸又急促起来。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她猛然摇头让自己从蕩漾情绪中清醒,床边放着玉彬为她準备好的早餐,还有一张纸片:「你身体不舒服,多休息少动。」
  看到丈夫的留言,一阵甜意涌上心头。
  「玉彬……我爱你……」她陶醉的轻声低语,好像回到初恋的感觉,不过想到沈总和JACK再度介入她的生活,内心不禁又担心害怕起来,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在她和玉彬身上还会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