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性奴隶太后

性奴隶太后

时间:2018-05-14 第一章
太后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姿态。太后一起床,就在她的屋子里叫韦小宝进来。
「过来!给我把凉拖鞋脱了。」
韦小宝一咬牙,屈膝跪倒在她面前,替她脱鞋。她坐在沙发上,脚轻轻晃着,明亮的眼睛闪着得意的笑意,她的脚在大热天下发着汗,雪白的脚沾着髒迹,她的脚趾修长而丰满,脚弓比其它部位下凹很多。
她蹬掉一支凉鞋,把光脚伸到韦小宝面前,「把哀家的脚舔乾净。」
当韦小宝花了半个小时舔完她的脚,嘴里全是她脚上的髒迹,酸酸的脚汗,和脚趾间粘粘的脚垢。舐完了脚,太后带着韦小宝来到金銮殿。韦小宝像一只狗一样爬在她屁股后面。太后穿着高跟凉拖鞋,露出可爱的脚趾。
她一边趾高气扬地训斥着大臣们,一边把脚伸到跪在一旁的韦小宝面前:「嗯」脚在他脸前晃动,韦小宝无助地又开始亲那些可爱的脚趾头们。
大臣们都无比惊讶地看着他们,他们没有料到世上竟有这种离经叛道的男女,在大庭广众下干这等事情。
晚上,太后打扮得妖妖娆娆出去了。按照她的吩咐韦小宝跪在慈宁宫门边的墙角等她回来。直到晚上2点,她回来了,可是韦小宝怎么也没有想到,太后竟然像狗一样被一个男人牵着爬回来。他们两一进门就开始亲吻,好像韦小宝并不存在似的,韦小宝不敢多看,仍然像狗一样跪着低着头。
他们就这样不停地亲暱着,远夹杂着低声的笑语。然后两斤人都倒在地毯上,不一会都脱光了衣服。一会儿韦小宝听到太后的嘴里发出异样的响声,偷看时,不由耳热心跳。原来她的嘴里含着那个男人的阴茎在不停着转着脸,她白嫩光滑的大屁股正好冲着韦小宝撅着。也在她的动作下慢慢摆着。
他们就这样在韦小宝身边作爱了整整一个小时,韦小宝的耳头里全是太后的呻吟声和求饶声:「饶了我吧,主人,奴婢乖乖,奴婢听话。奴婢给主人舐脚。」说着就跪在男人脚下,双手捧起他的臭脚,很认真的舐了起来,从脚趾头一直舐到脚底。
「贱货,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吗?怎么下贱到要给臭男人舐脚呢?」
「奴婢在主人面前,只配给主人舐脚。」太后嗲声嗲气地回答。
「你的脚不是也经常叫人给你舐吗?我是不是也要给你舐一舐啊?」
「奴婢不敢,奴婢的脚是专门让主人玩弄的。」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奴。」他一边抚摩着太后的乳房,一边慢慢说着,「你这个贱货喜欢给人舐脚,就叫脚奴,听到没有?」
太后点点头。
「你叫什么??」
「脚……奴。」
「叫我──」
「主……人。」
「学的很快。」男人满意的摸着太后的小腹,理了理阴毛。
「脚奴,为我洗澡!」主人吩咐道。
太后畏畏缩缩地为主人搽沐浴液,搓洗,双手只是在男人的上身游动。主人笑了笑,捉住她的手,放在早已勃起的阴茎上,「重点是洗这里,洗乾净好吃呀。」
在他的引导下,太后细嫩的小手反覆揉搓着阴茎,翻开包皮,清洗阴囊。接着,主人把太后拉进怀中,让她涂满沐浴液的胸脯在自己身上摩擦,说:「你要学会用你的乳房为主人洗澡,就像这样──」他两手插在太后腋下,用她的双乳摩挲自己的胸部、腹部、下身,让阴茎在乳沟中摩擦。
「学会了吗?」太后点点头。
「那试试!」太后只好在主人怀里蠕动身子,试着用乳房摩擦主人的肉体,滑溜溜的肌肤不停摩挲,主人同时用手爱抚着她,快感悄然产生。渐渐的,太后娇喘吁吁,粉红的乳头鼓胀发硬。男人抚摩着她的乳房,甚为惬意。好半天,才开动旋水,把两人的身体旋洗乾净。
走出浴室,太后浑身发软,卧室清凉如春,她却感到燥热。主人取出一只首饰合,拿出金链,一一为太后的颈项、手、足戴上,精细的金链配着白腻的肌肤,闪闪发亮。「很好看。你是女奴,这就是锁链,戴上了就是我的禁脔,知道吗!」说完,他转身坐在沙发上,「脚奴,过来,跪下。」
太后顺从地跪在主人面前,不知要做什么。主人拉她近前,张开两腿,袒露着下身,捧起她的脸颊,说:「你知不知道女性奴身上有几个口供主人享用的?」太后摇摇头。
「三个,记住!一个是嘴,一个是阴户,还有一个是肛门。女奴的穿着,要尽量性感,但又不能全裸,那些薄纱吊带裙、肚兜、草裙、披纱自己搭配着穿。不许穿裤,脱起来不方便。你的乳房很挺,不用乳罩,免得妨碍增大。女奴的言行主要是,主人一来,就跪在主人面前,说,主人回来了。然后为主人脱衣服。主人累了,就为主人按摩。为主人洗澡,是用乳房,我教过了。主人要喝酒,乳房杯,小穴杯和菊花杯,轮流奉上。这些记住了?」他用鞭子托起太后的下巴。
太后点点头。
「不行,要说,脚奴记住了,主人。」
「脚奴记住了,主人。」
「学的很快。现在开始性慾训练。」他取出按摩乳罩为太后戴上,这乳罩中间有小洞,乳头挺露出来;他拿起一件粉红蝴蝶带,说:「看,这有两个按摩点,一个有突出头,是刺激肛门的,另一边是按摩阴蒂的。」也为太后戴上。先在肛门涂了点油,把突出头塞进去,再从下麵包过来,把阴蒂压住。扣上皮腰带,两头固定好。电池就装在腰带上。然后又把按摩乳罩的电线接上。一切準备好,他拿起遥控器打开。
按摩乳罩开始揉挤乳房,粉红的乳头随着晃悠。下面的蝴蝶带的突出头在肛门内侧旋转,阴蒂部位则震荡。四个部位同时刺激,太后的手不由的去扒拉。
「不许动。以后没事就戴着,还可定时的。一天至少开10小时。几天就会见效。」主人嘿嘿笑着说。不大一会,太后就受不了,满脸绯红,身子扭动,香汗津津,「恩、恩,」地呻吟。
「现在,为我按摩。」他躺在床上,指点太后,「来,像狗一样跪在我身边,用嘴和舌头来按摩,就是亲吻之后用舌头舔,全身走遍,这叫周游世界。先从嘴开始。」
太后忍受着身子性感带不停的刺激,微微颤抖跪上床,伸长脖子,小嘴贴上主人的嘴唇,亲吻一下,又用舌头添一下。
「很好,用点劲,在脸上继续。」主人夸奖着,捏了捏乳头。太后亲着、舔着,从主人的脸、脖子到手臂、腋下、胸部……主人大字儿摊开手脚,尽情享受,舒坦极了。太后渐渐亲吻到了下身,对着高高翘起的阴茎迟疑着。
「亲下去,不要停!」主人催促。
太后又羞又怕,实在亲不下去,带着哭腔说:「主人,脚奴怕,饶了脚奴吧。」
「亲!快亲!」主人坐了起来,看着太后命令,「而且要把精液亲吻出来。」他今天要好好享受口交了。
春奴畏畏缩缩嘴唇碰了一下龟头,又挪开,眼泪都流出了,「主人,求求你,脚奴不行,脚奴给主人舐脚。」男人站起来走到床前坐下,招招手,「脚奴,过来。」
「是,主人。」太后赶紧过来跪在他面前。
「把衣服脱了。」太后拨下吊带,薄纱丝裙散落脚下,只剩按摩乳罩和粉红蝴蝶带。
主人取出狗项圈为太后戴上,再细心地在她的乳头上繫上两个小狗铃铛。拿起牵绳,说,「现在你是小母狗,主人带你遛遛。」说完,开始漫步御花园。太后乖乖的跪在地上爬行。
「手脚着地,不要用膝盖。」太后伸直腿,四肢着地,头冲下,屁股高高撅起,吃力地跟着主人在花园遛圈。男人披着睡袍,牵着娇媚的太后在散步。那男人一停步,太后便拱到男人胯间,舔他的阴囊、大腿、脚背。
遛了几圈,来到一张石凳。主人坐下,太后手撑地跪着。主人理理她的头髮,「小母狗累吗?」
「不累,主人。」
「喜欢当我的小母狗吗?」
「喜欢。主人。」
「真乖。脚奴,你有几个口为我服务?」
「三个。」太后边回答边舔着男人的臭脚。
「哪三个?」
「嘴,肛门,阴道。」她低声说。乖乖的太后跪伏在男人脚下。生活真是美妙。主人牵上狗绳,带小母狗回到慈宁宫。
「贱货!我要回去了,从明天开始,不准你穿鞋子,给我整天光着脚走路」
「是,主人。奴婢以后不敢穿鞋子了,奴婢一定乖乖地光着脚走路」太后娇嘀嘀说。韦小宝就这样静静地跪着,看着平时傲慢的太后被那男人玩弄得服服贴贴。
那男人走了,韦小宝爬到太后的脚上狂吻乱舔,太后一把抓住他的头髮,扬起手「啪啪」就给了他两个耳光。韦小宝呆若木马鸡地跪在女主人的面前,半张着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仰望着太后,「小弟弟」已像大炮般挺起。
太后的高跟鞋又踩向了他的「大炮」,同时骂道:「你这个没规矩的狗奴才,我没说话你就自作主张了?」
「奴才该死,下次再也不敢了,求主人饶我这一回吧……」
「饶了你,你记不住,非要罚你不可,你没看到刚才主人是怎么罚哀家的吗?」太后黛眉微蹙,便想出了惩罚的办法:「把裤子脱了,用你的『炮管』挑着我的高跟鞋在屋里跑10圈,不许把高跟鞋掉下来。」
韦小宝急忙按照太后的吩咐,脱掉裤子、把「炮头」塞进太后的高跟鞋里,挺着肚子、尽量不让高跟鞋掉下来,在屋里跑了10圈,太后看了高兴得大笑,还连连称好。「表现不错,奖励你亲一下我的屁股。」太后高兴地说。
韦小宝趴在地上,抱着太后的脚,连磕了三个头「谢谢主人、谢谢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