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欢迎光临!人妻温馨俱乐部!

欢迎光临!人妻温馨俱乐部!

时间:2018-05-16 以前,当我看到天上乌云密布并且飘着细雨时,我会觉得这是个很美丽的景像;而现在,心情不爽到了极点的我,看着越来越大的雨滴滴落在我的身上,心中的愤怒和哀伤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反而不能遏止的冒了出来。
  就在刚刚,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女友为何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和我见面,即使是通个电话也被她以她很忙为理由打发掉。是的,当时的我仍然像个白癡一般的相信她、即使心中已经隐隐感到不对劲,我也仍然帮她和我找藉口,一个可以让我感到心安的藉口。
  我的女友,从小学认识直到上大学才真正开始交往的女友,交往认识超过十年的女友,被我看见和她公司里的一个小开手勾着手神色甜蜜的在路上闲晃,看着那个小开如同猪一般的脸,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比不上他,但没多久我也就明白了,我……没人家有钱,这是一个只要你有钱,就算你是一头猪,也会有人想要陪你上床、任你玩弄的社会。
  的确啦!我也只不过是一间外商公司的小职员,整天过着被人呼来喝去的日
子,现在景气那么差劲,说不定啊,我过没有多久也会被人家给裁员了,回家吃
自己呢!
  嘿嘿嘿、哈哈哈,他娘的为什么?老子我现在明明就笑得很开心啊!为什么
眼眶之中一直有液体流出来?啥山盟海誓都他妈的去吃屎啦!为何指派的任务都
做不好?他奶奶个雄,死白烂你自己去做做看啊!你没看到最近都有一个死衰男
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才回家的吗?
  或许台北真的不是那么好混的吧!早知道或许真的应该听老爸老妈的话回乡
下去,别和他们闹翻。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感情失利、
工作不顺加上和家人之间的关係又失和,今年的我是犯太岁吗?但现在说这些又
有什么用?第一次我体会了为何有人会想要自杀的心情。
  「嗡~~嗡~~嗡~~」
  奇怪?我调震动的手机响了,啊勒?有简讯?
  「你是一个刚和交往认识超过十年女友分手的苦情男吗?你是一个就算努力
加班到凌晨但工作仍然做不好的阿呆吗?你是一个总是不听父母的话和父母闹翻
的不孝子吗?恭喜你!运气差到如同犯了太岁的你出头天了,温馨人妻俱乐部新
开幕!我们里面有着各式各样寂寞、可怜被丈夫或情人抛弃的人妻等着你喔!而
且接到这封简讯的你是第九百九十九位接到我们简讯的人,如果你于今天晚上九
点之前过来消费,如果想帮小姐赎身还有五折优惠。犯太岁的你还等什么?想发
洩还不赶快行动?」
  我干!这年头的诈骗简讯是都会算命吗?算老子的命也太準了点吧!我看了
看简讯后面附的地址,喔哟~~就在西门町闹区说,离台北车站搭一下捷运就到
了。我看了看时间是晚上七点多快八点,好啊,就去看看那个温馨俱乐部是怎么
一回事吧!
  说真的,这俱乐部真的是他娘的有够隐密,它藏身于一间不起眼大楼的里面
的沙龙理髮店其中的一号置物柜,输入简讯中的密码打开后可见到一个不起眼的
小锁匙,紧接着拿去找柜檯人员,他会带你到理髮店隔壁的麦X劳,对厕所的阿
姨说完通关密语并出示钥匙和简讯编号走进里面的女厕,对着第二间女厕进去你
会发现在墙壁上有个很不起眼的钥匙孔,等我把钥匙插进去一转,墙壁就如同旋
转门一般可以推动,走进去以后通过一条漆黑的走廊,走到底又是一扇厚重的大
门,按照三长两短的方式敲门之后门终于打开了,我看了看时间正好九点整!
  来迎接我的是一个身穿西装、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
  「你好!欢迎你来到我们的俱乐部!」西装男文质彬彬的和我说道。
  「我是按照简讯来的,你们是说这里能让我尽情地发洩对吧?」我好奇地提
出了我的问题。
  「是的!我们会根据您的需要帮您安排您所需要的女性,不过这里的女子都
以非处女,就像简讯所说的我们专门提供被人抛弃或玩腻的人妻,若您有处女情
节可以离开。」
  我想了想说道:「是不是处女我倒是没差,不过……」
  「不过什么?您有任何需求都可提出来。」西装男不慌不忙的说道。
  怎么可能什么样的都有?我心中组合了一个我所想要的人妻类型,继续开口
对西装男说道:「我想要一个个性温柔、长髮、年龄不要超过三十岁、已经生育
过但现在仍挤得出乳汁、生的小孩还得是女的,年龄不超过三个月、乳房不要下
垂、乳晕不要太黑太大、体重在五十五公斤内,腰也不要太粗。怎样,有吗?」
  西装男面有难色的说道:「有是有!但是李先生这一次消费要您的户头总金
额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三十三万元零三百元整,您确定要支付吗?」
  哇靠!怎么那么贵?等一下!我记得我还没有报过我的姓名啊,还有我户头
有多少钱他都知道?那可是阿母留下说要给我娶老婆用的。
  妈的,拼了!嫖一次人生最贵妓,发洩并增加社会经验!
  我下定决心对西装男说道:「好我愿意支付。」
  西装男听了露出微笑:「我现在带您前往房间,金额我们会在您走出这里之
后主动从您的帐户里扣除。」
  西装男一边说一边带着我走向房间,这里外表看不出来原来里头这么大啊!
走廊採用柔和的灯光、并播放温馨的音乐,整条走道上可说是空无一人,不过在
这条至少百公尺的走道上平均没隔十公尺就有一间房间。
  终于西装男带我来到了属于我的房间,他打开房门,恭敬的对我说道:「您
所需要的人妻已经在里面等您了,祝福您可以玩得愉快!」
  一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坪以上的房间,里面怎么说呢?布置成像是欧
洲贵族的房间,雍容但却不失典雅,墙壁上挂的名画却是一幅幅的春宫图,水晶
灯下照映出温馨的米色光。在房间内的大床上我见到了一个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女
人,她低着头、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连身裙睡衣,真的,这女的身材看起来的确
不错。
  我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可以不要那么紧张吗?你可以头抬起来,别那
么害怕。」
  「对、对不起,我叫楚韵如。啊,不对!公司里的人告诉我不可以告诉你我
的本名,那你就叫我……对小如就叫我小如吧!」这傻妞真的让人感到一股莫名
奇妙的天真感。
  小如的脸一开始看你会觉得和普通人没啥两样,但仔细看,圆圆的脸但加上
明亮的大眼睛,看起来鲜嫩迷人的红唇外加细柔的长髮,当这一切都组合在一起
时,会觉得这张脸的确越看越有味道。
  我好奇地问着她:「别和我说你是第一次接客?」
  楚韵……啊,不对,是小如,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是
第一次?」
  喵的,还真让我猜中了!
  但小如已经开始解开她身上的睡衣,伴随着睡衣慢慢地脱下,我发现小如的
外表看起来的确像一般大学女生一般给人略带青涩的感觉,但一看到她的身材胸
部,我看真的至少D以上,但是她得胸型的确很美,尖挺却不下沉,腰肢也的确
很细,让人怀疑她是怎样支撑胸部的重量;双腿很是修长健美,小腿肚有一点肉
肉的,让人看了反而想好好的啃咬一番。
  小如看着我一直盯着她的身体看,脸一下子就红了。但是她仍然很认份地帮
我脱掉全身的衣裤,当她脱掉我的内裤时,我的肉棒「啪」一声打在她的脸上。
  我用肉棒戳着小如的乳晕说道:「不是说你是个还有奶的人妻吗?怎么不挤
一点来看看?」
  小如开始害羞地搓揉自己的大奶,并且用手指不断搓弄和摩擦已经明显变硬
的乳头,只见小如轻轻一皱眉头,「噗滋」一声,两边的乳头纷纷喷出乳汁到我
的肉棒之上。
  我故意用生气的语气说道:「靠!你这样喷把我的老二都弄髒了!还不赶快
用嘴帮我弄乾净?」
  小如一听有点吓了一跳,她开始用舌头上下在我的棒身舔弄,绵绵的小手则
是不断地在我的睾丸处帮我按摩。
  肉棒的腥味和自己的奶香融合一种奇妙的催情香味,小如渐渐地将自己所知
道的技巧用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舌尖开始在马眼处打转,肉棒因为自己的奶水
和口水而变的湿滑,但也更方便搓弄。只见小如的手快速地上下摆动,加上三不
五时睾丸或肉菇等敏感地带受到攻击,让我差一点就在小如的嘴巴里射了出来。
  这还不止,一开始的小如动作有些粗暴让我的老二痛到,不过等小如慢慢熟
悉,还会将我的肉棒放到她湿热的小嘴之中吸吮。当我用力将肉棒插入她的食道
玩深喉时,小如一脸难受就想将肉棒吐出来,而我则是粗暴地拉着她如丝绸般柔
顺的长髮,快速的将肉棒在她的小嘴进行抽插。
  想吐却又吐不出来的难受让小如的眼神开始涣散、而娇小的琼鼻也开始流出
鼻水。看着这个表情我再也忍受不住,我的动做粗暴到最高点,忽然一阵触电感
从肉棒传来,我终于控制不住在小如的嘴巴中射精了。
  食道被精液灌入,呛得小如不断地咳嗽,但她的职业素养很好,见到我因为
看到她将自己的精液吐到外头时,她仍是认份地在我眼中一点一点的吃进嘴巴里
去。
  此时小如却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看起来好可怜!」
  可怜?你是在说我吗?
  小如又继续说:「你的眼神看起来好哀伤,平时的你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
现在这样的你看起来好恐怖。」
  妈的!一个任人玩的婊子懂什么?我要她如同小狗一般趴卧到床上去,雪白
的大屁股因为冷的关係微微地颤抖着。
  「啪!」我一巴掌用力的往小如的屁股打了下去,小如也「啊」的一声尖叫
了出来。听到小如的惨叫声,我的心中一点所谓怜惜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更加用
力的不断在她肥大有弹性的屁股上打着……不多久,小如的屁股就有如熟透了的
桃子一般红红得非常迷人。
  我的手指开始在小如的小花蒂上磨擦着,并且我的舌头也开始舔弄小如略带
骚味的小屄,小如的森林颇为浓密,不过小穴外头看起来有点暗红色。随着我不
断地在大腿内侧和阴唇等敏感部位舔弄,小如的小屄开始流出湿滑的淫水,小如
想挣扎,却被我用力地在雪白的大腿拍打。
  我将两只手指放入小屄之中,因为淫水的关係进入并不困难,我的手指不断
摩擦并用指尖滑弄所谓的G点,我还用牙齿咬着小如明显勃起的小阴蒂。随着我
的动作越来越快,小如里面的的淫水也越流越多,「噗嗤」又是两只手指插入,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小如的小穴一震颤抖。
  我的手越动越快,而小如终于开始呻吟:「不要再弄那里……好嘛……好痒
啊……不要舔……不行我要受不了了……」
  我忽然用力往小如的阴蒂一咬,「嗯啊~~」突如其来的刺痛感让小如再也
忍受不住,手指感受到花径一阵紧缩,「噗嗤、噗嗤」淫水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
出。
  我的嘴凑到她的小屄含了一口鹹甜的淫水,我的手拉住她的下巴让她将嘴张
开,「噗」我已经将淫水全部灌到小如的嘴巴里。
  「哈哈哈!自己淫水的味道好不好喝啊?有没有嚐到自己的骚味啊?」
  「如果这样玩弄能让你感到满意……」小如一边说一边躺了下来,双腿弓起
并且张开,她的小屄顿时一览无遗。
  她的手指撑开她自己的小屄说道:「你可以干我没关係的!」
  干!她这是在同情我吗?明明就只是一个贱女人,凭什么这样和我说话?
  我用力压在她的身上怒道:「妈的!贱人,想干是不是?老子干死你!老子
要干死你!顺便告诉你,老子不要你这婊子来同情!」
  腰肢一挺,我的肉棒已经狠狠地插入小如的小屄之中,紧接着我的嘴巴用力
咬着小如的乳头,手如同疯子一般在小如的肥奶上不断拍打,伴随着我的拍打,
小如的奶子开始变红,而且乳头也微微流出乳汁。
  我狞笑道:「这样子你也流得出奶来,你的奶和你下面的小屄一样都是淫蕩
的贱货!」我一边说,我的肉棒用的力道就越大;而小如呢,虽然被我这样暴力
地对待,她的眼神仍然看不到一丝愤怒或挣扎,唯一的表情的只有一种死寂的漠
然。
  忽然之间小如开口了:「你以为我想这样被你骑吗?」
  突如期来的话让我的动作不禁停顿了下来。
  「妈的!谁准你说话的?」我用力拧了一下小如的奶头,因为用力的疼痛,
小如的奶头在疼痛中喷出奶水,而我的肉棒又开始了抽插。
  小如不顾疼痛,继续开口说道:「我从小被人丢弃在孤儿院,好不容易有了
工作、好不容易终于和同样是孤儿院认识的男朋友结婚,当我怀孕时,他却对我
又打又骂,那时候我温柔的男友就不见了!」
  我仍然不理她,我的手开始拨弄小如勃起的阴蒂,强烈的刺激感让小如的身
体开始泛红。
  「有……有一天他忽然带了六个男人回家,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他们全是我
那号称一直在努力工作但却去赌钱还赌输的债主。他没钱,你知道他用什么来还
债吗?是我!他要我用我的身体帮他还债!」
  随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刚刚已经高潮过的小屄又再一次分泌淫水。
  「我努力地挣扎并且大声呼救,你知道他在干嘛吗?他居然在笑,要那一些
人快点干我还债!我知道抵挡不了,但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死命不让他们插
入我的小屄。你知道吗?我的头髮、嘴巴、手、大腿、小屄外面,甚至是我的奶
子都被他们玩弄并射精在上面,连我要给我孩子喝的奶,都被他们如同变态一般
的挤压出来!」
  我的肉棒在湿热紧缩的小穴中感觉非常舒爽,加上小如悲惨的故事,说真的
这就是最好的催情剂。而小如也开始呻吟尖叫,当我的手不再拍打她的胸部时,
还会无意识地摇晃胸部让我继续虐待她。
  「最后我忍受不了而昏倒了!当我醒来时家里的钱全都不见了,为了生活,
俱乐部找上我,他们说他们需要像我这样的女人,我就在这里待着想遇到一个好
人,谁知道却来了一个像你一样的懦夫!」
  懦夫这两个字如同利箭一般插入我的心中,我的手用力抓着小如的胸部,小
如疼痛得在我的背上抓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终于一震哆嗦,我在小如的小屄里
面射精了。
  「射……射进来了……好烫……子宫感觉好烫……我受不了了……我又要高
潮了……啊……」小如也在没多久就让我感到肉棒一阵勒紧,接着一股阴精从小
屄里面喷射而出。
  射精之后的空虚感让我一阵无力直接趴倒在小如身上,而小如则是一脸漠然
地将我从她的身上推开。
  小如接着站起身来从一旁拿起面纸,擦拭被我射精以后的小屄,小如缓缓的
对我说道:「对不起!客人,今天的服务让您不满意,但您可和经理投诉,他会
将金额从我的工钱里扣除。现在我累了,请你离开。」
  回复理智的我心中满了愧疚,我对着小如说道:「我感到很对不……」
  「够了!客人,对不起!我需要休息。」
  我一脸尴尬的穿上衣服,施施然的走出房间,离开时我听到了哭声……
  我一出去就见到了面带微笑的西装男,「你都知道了吗?」我好奇地问。
  「是的,因为像您这样的客人并不是第一个。」西装男点了点头说道。
  我深呼一口气说道:「我想补偿,我想亲自对她道歉,是我这杂碎又揭开她
心里的疮疤,我想用我自己来抚平这个伤痕。」
  「呵呵!」西装男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说出这个答案一般笑了笑又继续说道:
「本俱乐部因为您是第九百九十九位收到简讯的顾客,今天帮小姐赎身您可得到
半价的优惠……」
  一个月后晚上,我在西门町的红楼剧场外等着小如,今天是那个西装男和我
保证小如已经情绪平稳、一定会来和我见面的晚上。
  「那个……李先生晚安!我是小如。对不起!我来晚了。」一样害羞的声音
从我背后响起。
  小如不知何出现在我背后,手中还抱着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婴,我知道这女孩
就是支撑小如的精神支柱。
  「你会想要有一个新的男友或者说是一个新的家吗?」精虫上脑的我说了这
句话。
  「嗯?」小如不解的望着我。
  我走上去搂住她们母女二人说道:「我想为我之前的行为作出补偿,我的名
字叫李铭远,所以我帮你赎身,但并不代表你就是我的奴隶,我只想要你给我一
个补偿的机会,当然,如果你不满意随时都可以离开。请问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
吗?」
  小如笑了,非常开心的笑了,她轻轻在我脸颊亲了一下说道:「你好!我叫
做楚韵如,花名小如,请多多指教。」
  我搂住小如的肩膀开心的说道:「走吧!我们先去逛逛,顺便去吃宵夜。」
            (小如篇完,下一篇???)
  后话:两个礼拜前当我遇到那个我认识超过十年并且喜欢的女孩时,她的眼
神明确地告诉我,她已经把我当成是废渣看待了,以往熟悉的笑容不见了,剩下
的只有敷衍的应付,打击很大的我写了这篇文章,想发洩一下自己的情感。我知
道我写人妻文还不够成熟,所以希望有经验的大哥们多指教多给小弟一点意见。
  这一篇文我个人还没想好要往温馨路线走还是黑暗路线,要不然这篇一开头
应该就是小如的悲伤往事,我会以大家给我的意见创造下一次的俱乐部,以上请
各位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