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一集:出山 第九章 遗迹之迷

逍遥小散仙 第一集:出山 第九章 遗迹之迷

时间:2018-07-10 小玄俊颜胀赤,仔细数去,果然是自己输了一个,气急败坏地叫道:「不算不算!你这是用符取巧,咱们再找骷髅重新比过!」
  旁边众军士一齐鼓噪:「我呸!输了还不肯认啊!」
  「妈的,臭小子你再吵试试,老子早就想揍你了!」
  「我们方小侯爷乃仙家子弟,武功高强神通广大,小子你差得远了!」
  小玄大怒,剑眉一挑,掣鞭就要单挑那五、六十名虎头刀牌手。
  方小侯爷做了个手势,压下鼓噪,向小玄笑道:「这位小英雄,自古兵不厌诈,况乎取巧。再说你用的是仙家神兵,又先抢怪,我用符不能算过分吧?」
  小玄哑口无言,心想自己用的是八爪炎龙鞭,的确已佔了不少便宜。
  「你是摘星子门下?」
  密林前的崔采婷忽问。
  方小侯爷一听,忙转到众姝跟前,躬身作揖道:「摘星真人正是师尊,不知诸位是何方上仙?」
  「无怪你有伏兵符哩,我想起来了……」
  飞萝笑道:「你就是摘星师兄收的那个做大官的徒弟方……方什么啊,那就快快过来磕头吧。」
  指着崔采婷道:「她便是你如意师伯,我呢,叫做飞萝,你可曾听过?」
  方小侯爷大喜,立时跪下叩拜,恭声道:「弟子方少麟,叩见九师伯同三十三师叔。」
  原来他正是日月皇朝名候方尚绍之孙,前大泽令方柏钧之子,因祖父两辈功高至极,且皆已亡故,早早就世袭了一等忠靖侯,并兼封大泽令。
  崔采婷唤他起来,问:「你师父今在何处?」
  方少麟道:「师尊说我根俗福浅,无缘仙道,已于前年离开泽阳,云游去了,弟子亦不知他老人家今在何处。」
  摘星子在玄教第三代弟子中排行十一,最擅符篆之术,乃地界散仙中绝顶的炼符师,适才方少麟所使的伏兵符,正是他独门炼製的秘符。
  崔采婷道:「这些都是你同门师姐妹,趁此认识一下吧。」
  方少麟一一见礼,他早就听闻过雪涵与李梦棠的名头,不禁又惊又喜,连声道:「还请诸位师姐多多指教。」
  崔采婷唤过小玄,对方少麟道:「这是你师兄崔小玄,适才之事,都莫放在心上。」
  方少麟岁数比小玄稍大,但因师父摘星子排行在崔采婷之后,因此该尊小玄为师兄,作揖道:「适才冒犯了师兄,还请多多见谅。」
  小玄性情豁达,又见他十分谦诚,毫无当官的架子,心生好感,眨眨眼道:「适才你用的是什么符?竟能一下子干掉二十几个骷髅。」
  方少麟道:「是伏兵符。适才的确取巧,佔了便宜。」
  小玄伸出手:「也罢,快拿几道来孝敬,师兄就不怪你啦。」
  崔采婷斥道:「胡说什么!」
  喝退小玄,转问方小侯爷:「这一带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少麟道:「自去年八、九月始,大泽之中异事频生,先是有过往的商旅莫明失蹤,后来竟发展至周边村庄连续遭袭,闹得鸡犬不宁。于是弟子命人入泽查探,方知泽中秽物成患,遂调兵入泽围剿,恐有漏网之鱼,又出榜悬红,招募三山五岳的高人前来捕猎,今已大见成效,大泽中的骷髅数目锐减了许多,估计不用多久,就能将这些秽物清剿乾净。」
  飞萝道:「原来如此,不过你亦忒大胆了点,身为大泽令,竟然只带几十个兵就闯到这么深的地方。」
  方少麟笑道:「师叔莫虑,离此八十里的老籐坡还驻扎着五百人马哩,况且我这六十名虎头刀牌手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又经我亲手训练过的,就是再来两、三百个骷髅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你也莫自个进来呀,万一有甚闪失……」
  李梦棠关切道,不知因何,进入大泽后,她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宁。
  「多谢师姐关心。」
  方少麟道:「近日听说这一带出现了血骷髅,我想这可是炼符的绝佳材料,给人白白抢去了岂不可惜,嘿嘿,因此忍不住就亲自进来了。」
  水若心忖:「这人多半跟小玄一样,也是个无药可救的收集:狂……」
  「那你找到血骷髅了没有?」
  小玄忙问,血骷髅的骨头同样令他垂涎三尺。
  「没有。」
  方少麟有点丧气:「找了三天连个影子都没瞧见,不想却找到了这个小湖,见湖心那岛颇为奇怪,正要上去瞧瞧,就跑来了这群骷髅,数目虽多,可惜里边仍无半只血骷髅。」
  崔采婷道:「这岛儿的确有点奇怪,我们上去看看。少麟,吊桥已腐,怕是随时会断,你的人就不要上去了。」
  方少麟遂命众刀牌手就地休整,为伤者包扎医治。
  崔采婷率众齐施陆地腾飞术,小心掠过摇摇晃晃的残腐吊桥,登上小岛的高台。
  小玄东张西望:「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啊。」
  台上寂静无声,除了有座三层高楼,又有亭、井诸物,到处皆是残垣断壁,地面铺着淡碧石条,缝隙里长满簇簇青翠的杂草,高台边缘环种着一株株苍郁葱蔚的古榕,凉风爽爽,古意森森。
  「真美呀,但也很奇怪。」
  小婉道。
  一登上岛,萦绕于李梦棠心头的不安之感忽然消逝无蹤,令她暗自诧讶。
  飞萝细观周围,玉容微现诧色。
  众人来到楼前,见大门楣上歪悬着半块残匾,只能看到最后一个「台」字。拾阶步入,穿过前庭,再进一门,赫见一个宏伟壮观的巨殿出现面前。
  大殿空空蕩蕩,四周间隔均匀地耸立着一尊尊高大残像,有的及腰,有的余腿,有的只剩下半只赤裸脚掌,中间愈显空阔,唯有一个青碧石台,其面斑驳不平,像是原来存在着什么,但已给人连根刬去。
  更奇的是,虽然到处破败残缺,但却纤尘不染,蛛网未生,且令人无端端生出一种莫名的敬畏之感。
  「好古怪,怎么一到这里,我就觉得……觉得很……」
  小婉迟疑道。
  「很舒服是不是?」
  方少麟接道。
  小玄立道:「对对对,这是怎么回事?」
  李梦棠望向飞萝,凝眉道:「这里好像……」
  飞萝缓步走向巨殿中心,垂首望着地面,忽道:「这里残存着个阵法,虽给毁去八九,但仍在产生作用。」
  「什么作用?」
  雪涵问。
  「大家觉得舒适,其实就是因为这个残阵正在聚集:不知从何而来的精华之气,传送到我站的这个位置。」
  飞萝提裙一跃,立在堂心的青台之上。
  小玄跑去,也跳上青台,立感心旷神怡五脏如洗,叫道:「哇,果真如此,站在这里更加舒服哩!」
  猛地乜见青台周围的地面划刻着许多流畅线条,疏密有致,构成了一幅幅玄奥诡异的画面,心头蓦然一迷。
  崔采婷问:「是个什么阵?」
  飞萝摇头道:「不知道,此阵既非太极、四象类,亦非八卦、九宫类,更非诸天、星宿诸类。」
  众人无不暗感惊讶,要知她乃地界绝顶的阵法大师,竟还不能识得,可见此阵何等罕异超绝。
  飞萝接道:「那楼外存余的几个残阵我倒认得,皆属克邪制魔的无上阵法,不想却还是给人攻破,毁掉了这个主阵。」
  方少麟奇道:「外边有什么阵法吗?我怎没看见。」
  小婉正在他旁边,微笑道:「有些阵法擅于藏形匿影,甚至可隐于一草一木之间,若是没学过,自然难以发现的。」
  两人站得极近,少麟转脸望去,星目悄亮,夸张地躬身一揖,恭声道:「多谢师姐指点,少麟往后还得多多请教。」
  小婉一怔,俏脸微晕道:「不用这样客气啊,有什么你随便问好了,不过我也有很多不懂的。」
  李梦棠忽道:「我听大帅说过,当年焚虚诛伏了骷髅老祖后,在回聚窟洲之前,曾经到过大泽,十分忧虑那四十万不散怨魂,传言他在这一带设下了个大禁制,莫非便是这个阵法群?」
  飞萝沉吟道:「我亦听过这个传说,只是无人能证实哩……不过据传那焚虚散人修为自成一家,非禅非阐非道亦非玄,这个阵法如此玄异,倒有点与之吻合呢。」
  崔采婷凝眉道:「如果这里就是焚虚所设的禁制,威力必定非同小可,如今竟给毁掉,那破解之人除了用心险恶,且一定……」
  飞萝接道:「且一定是修为惊人。大泽中忽然有人暗布邪阵,致使妖秽成患,跟这里被毁或许真有什么关联,我们切不可大意呢。」
  「但我派出的几路人马皆势如破竹,至今没有发现什么厉害的妖孽呀。」
  方少麟道。
  雪涵道:「不是说近来出现了血骷髅吗?」
  方少麟道:「没错,但数量决不会多,只有一支猎魔队曾经捕杀到几个,对了,据说是在堑丘附近的古兵营碰见的,那里离这不远,我们过去瞧瞧如何?」
  崔采婷点头道:「嗯,血骷髅定须妖法炼化方能生成,我们就从它们身上查起,如果仍碰不到,只好顺着那些血池子一个个寻找邪阵的主池了。」
  「什么血池子呀?」
  方少麟边走边缠着小婉问……
  众人又上二、三层寻游一遍,并无其它发现,于是下楼出来。小玄犹浑浑噩噩,连自己也不明白究竟在迷糊什么。
  「小玄,你怎么啦?」
  李梦棠在他旁边小声问。
  小玄没头没尾地呓声道:「那图案我好像在哪见过……」
  「什么?」
  李梦棠莫名其妙。
  小玄却含含糊糊喃喃自语,始终说不清楚什么东西。
  离开小岛,李梦棠胸口倏悸,再度心神不宁起来。她悄望周围,除了小玄,余人似乎并无不妥,仔细思琢,忽然记起,自己每次将要遇见强大的邪魔,好像都曾如此乍惊乍凛,只是从来没有今次这么强烈过。
  「前边就是古兵营了。」
  方少麟指着地平线上的一抹灰色凸浮。
  崔采婷一行施展陆地腾飞术疾驰着,将五十几名虎头刀牌手远远抛在后边。
  「喂,我说你的兵也太寒碜了,几十个人居然连匹马都没有。」
  小玄头昏脑胀,为了摆脱烦恼,开始找人说话。
  方少麟道:「不是吧……我们是来打骷髅的,马见了这种秽物,还不把人掀下来。」
  小玄道:「说明你的道行还是浅吶,知不知道有一种最初级、最容易做的符,格唤守神,无论人畜,只要贴在身上,就能遇鬼神而不惊。」
  方少麟道:「听说过,你会做吗?」
  小玄瞪眼道:「我又不是学这个的,别说你真的不会啊。」
  方少麟实言相告:「我不会。」
  「天吶,摘星师叔可是大名鼎鼎的炼符师啊,不会是你太那个……那个啥吧?」
  小玄坏坏道。
  方少麟有点不好意思:「他老人家的确嫌我愚钝,只勉强教了一年多,就扔下我不管了。」
  小玄神情古怪地瞧了瞧他,感歎道:「真是人不可以貌相吶,走眼了走眼了!」
  小侯爷大怒,正要发作,忽听旁边有人「噗哧」一笑,小婉道:「那你怎有那么厉害的伏兵符呢?」
  方少麟立时心平气缓,愉悦道:「那是师父留给我的,除了伏兵符,还有许多好玩的神妙符儿呢,等什么时候给你瞧瞧要不要?」
  小婉嫣然道:「好啊,你可别忘了。」
  随着掠近,一座由土木构筑成的巨大兵营渐渐清晰,寨墙高耸依旧,只是土残木裸,没有任何旗帜。
  「咦!怎会有这么多人?」
  小婉道。
  古兵营内外人头涌涌,三五成群。
  方少麟凝目眺望,笑道:「都是那些自组的猎魔团队,定是得知这里有血骷髅,一齐赶来了。」
  崔采婷一行缓下奔速,步向营寨,还没走到大门,已有人认出了方少麟,赶忙迎上叩拜。消息很快传开,一时营寨内外的各式人物俱围过来,竟多达两、三百人,其中有僧有道有俗,或彪悍兇恶,或精明老练,或高深莫测,瞧架势都是三山五岳的能人异士。
  「真的是方小侯爷么?啧啧啧!果然英气逼人吶。」
  有人猛拍马屁。
  「这能假得了吗,此等风流人物,除了咱方小侯爷,世上还有哪个!」
  有人大声和应。
  「哎呀!这一带可凶险着吶,小侯爷您怎么亲自进来啦?」
  有人巴结地问。
  方少麟色露微笑,朗声道:「正因为这里不甚太平,本令才要来此一看,瞧瞧到底是什么邪秽敢在朗朗乾坤下为祸人间!」
  「小侯爷不顾安危不辞劳苦,这就叫一心为民啊!」
  「英雄年少,名不虚传吶!」
  「难怪江湖上都传『生子当如孙仲谋,今朝还看方少候!』呀……」
  周围立时讚声潮起,谀词不绝。
  方少麟覆掌虚按,压下众声,抑扬顿挫道:「各位远到而来,不亦是为民除害么?少麟身为大泽之父母官,又岂敢贪图安逸!」
  他断了一断,接道:「大家全都辛苦了,今趟收穫如何呀?」
  「仰仗小侯爷之威,我们铁血盟才进大泽一天,就已打着两百多只骷髅啦!」
  有人兴奋喊道。
  「嘿嘿,我们天师宗已过三百了。」
  有人不甘示弱。
  「不行了,如今僧多粥少,妖孽难找得很,几十里地都没瞧见一个。」
  有人却大表不满。
  「妖邪越来越少,不正表明我们除秽有成么,想来无需太久,此地就能完全太平了,这可全仗咱方小侯爷的召唤吶。」
  有人始终不忘歌功颂德。
  「这小子还挺威风呀……」
  小玄郁闷地望着负手傲立的方少麟,问旁边的李梦棠:「二师姐,大泽令究竟是个什么芝麻官?竟叫这些人哆哆嗦嗦的。」
  梦棠微笑道:「大泽令么,就是个执掌大泽平原五城十九镇军政大权的芝麻官儿,据说皇朝威镇八方的虎头军就有分营驻扎此地,也归他统辖,不过一万六千名重装刀牌手而已。」
  小玄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