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十七章 疯狂性爱派对

肉棒公主 第十七章 疯狂性爱派对

时间:2018-07-12 位处于北方的撒斯王国,由于国王理查不信上帝,因此根本没有人胆敢大肆兴祝性爱夜或性爱节,四处依然是一片死寂的气氛。
  理查并没有从军营返回王宫;事实上,除了随行的士兵、僕人和性奴,还有维吉尼亚、塔尼亚和杰克以外,都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蹤。
  女人和男人被强姦和性虐待所发出的惨叫和尖叫声依然伴随着他的左右发出。
  差不多一百多个性奴,有男有女,大多都是儿童和少年,被绑起双手和双腿,关在一间四面的墙壁,还有地板和天花板都是血红色的、软绵绵的密室里。密室里十分宽敞,四处伸出一条又一条红色的肉棒状的触手,把性奴抓起,插入屁眼,当然凡由女阴的都逃避不了这些肉棒的虐待。
  就在一片痛苦的惨叫当中,理查的嘴唇正含着一根幼嫩的肉棒,吸吮着精液;那洁白的肉棒激烈地抽搐,在理查的双手不停的蹂躏之下变得通红,完全被理查的双手和淫舌所控制。那肉棒的主人是一个年幼的小男孩,然而脸儿上已经失去了小孩子天真可爱的气息,双目惊慌失措、呆若木鸡。理查在吱吮的不只是单纯的香浓的精液,而是这些性奴身上的力量。
  「我是这世上魔法力量最强的人……」理查喃喃自语的说。经过一轮的「战斗」以后,他的肉棒和阴囊如同强力电池一样储蓄着强大的力量,似乎已经无人可以抵挡(当然,凡事也总有例外)。
  「啊啊啊……是啊……国王陛下……啊啊啊啊……」杰克奉承的说。即使身为理查身边的男妓,也无法倖免,被肉棒抓起来,受尽性虐待;然而,从狂笑的声音和兴奋的神情看起来,他显然十分享受这种变态的凌辱。
  「好了,接下来……该你了……」理查放开手上的肉棒,站起来,走到来杰克面前,奸笑着说。「还不自动自觉张开双腿?」
  「是的……」于是杰克便张开双腿,任由理查的肉棒鱼肉;理查把龟头指向屁眼,然后狠狠的往前一推,直插深处,如此一来一往,使得杰克全身摇晃和抽搐,发出高频的尖叫,又哭又笑,好像发疯似的。
  「啊啊……啊啊啊啊……」
  「塔尼亚,你也过来吧……」理查说,于是几根肉棒便押送着全身乏力的塔尼亚来到理查的面前。理查抓起杰克火红的大肉棒,默不作声,把肉棒如同通渠一样狠狠的插入塔尼亚的下体,引起一阵强烈的尖叫。
  「理查!」维吉尼亚从背后大叫一声,喝止理查的兽行。
  「马上给我放开她!」
  「等我把她的力量吸光再说吧。」「你敢?」维吉尼亚怒气沖沖的咆哮着,迫使理查只好把塔尼亚放开,抛在地上。
  「真没趣。」于是理查便把所有怨气一下子发洩到杰克的屁眼里,肉棒起劲地插起来。
  「你再这样下去,小心自己被体内积压的庞大力量迫疯了。」维吉尼亚斥责着说,双手扶起全身软弱无力的塔尼亚;这时候她已经连开腔说话的力气也失去了,嘴巴只能够发出气喘和呻吟的声音。在这些日子以来,理查一直利用自己本身强大的魔法力量,再不停地吸收来自性奴身上的所有魔法力量,最后使得任何魔法的咒语和药物都对他无效为止。
  「你懂些什么!别多管闲事。」
  「国王陛下,」就在这时候,一名侍卫匆匆忙忙的走进房间里,连忙向理查下跪,好像有什么要事要通传。
  「我们马上就要着陆了。请问国王陛下有没有进一步的吩咐……」
  「下令所有士兵準备作战!」理查狂笑着说。「就让我们趁着这兴奋的晚上,把他们全城的人都干到发疯吧!」
  「这家伙真是发疯了。」维吉尼亚绉着眉头,心里想。「他以为人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就在性爱夜当天黄昏,王宫四处都挂上了綵带,宴会厅铺上了红地毯,墙上挂上新的挂毯。花园外的积雪被铲得一乾二净,厨房里一片忙乱,四处都是芳香的味道。
  与僕人们相反,马丁却格外的清闲。全身赤裸的他,懒洋洋的侧卧在软绵绵的大床上,张开双腿,细小的嘴巴发出高声的、清脆的娇吟,白色的肌肤沾着浅薄的一层精液。硬起来的肉棒本来正随着身体晃动的动作摇摆,不过马上就比一双充满南亚风情和阳光气息的手臂紧紧的抓起来。西莉亚从背后紧紧抱着马丁诱人的肉体,嘴唇紧贴着马丁的脸颊,肉棒疯狂地插入他的屁眼,如同椰子般的乳房前后弹跳着。西莉亚和马丁的脸颊发出同样的火红色,全身发热,动作充满激情,使人的肉棒不自觉地挺直起来。
  「马丁,西莉亚,这时候你们竟然还只顾着做爱。虽说今天晚上的只是王室的私人派对,衣着也要体统一点的啊。」亚历山德拉背对着马丁,双眼凝视着镜子,温柔地说。她全身赤裸,朝着镜子坐在椅子上,张开双腿,双手爱抚着自己的乳房;在阴蒂那儿,一把刮刀正小心翼翼地把多余的阴毛刮去,而执刀的人就是她的宠臣苏菲亚。苏菲亚身全身赤裸的跪在地上,双眼聚焦在亚历山德拉的阴唇上。如此的重任在当时来说,只有身边关係极为亲密的人才能够为自己修剪阴毛。
  「这样就可以了。」亚历山德拉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阴唇,高兴地说。「那么,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去洗澡了吧。马丁,西莉亚,我们要走了。」
  「知道了。」于是西莉亚张开双臂,抱起马丁那轻盈的白嫩的胴体,把他的头靠在怀里的大乳房前,如同抱着婴孩般轻轻抚摸他的头髮,肉棒依然紧紧的插着屁眼不肯放鬆。儘管一名女僕把一件白色的浴袍披在西莉亚的肩上,两根火红的肉棒依然是清晰可见,根本掩盖不了龟头的慾望。
  「那么我们走吧。」儘管女僕把浴袍和毛巾递给亚历山德拉,她却拒绝遮蔽自己诱人的双乳,无惧寒风,赤裸裸的在走廊上经过,引起了僕人们和侍卫们的注视。苏菲亚看见亚历山德拉全身赤裸,就照样的拒穿浴袍,走在亚历山德拉背后,向人展示一双白色的娇艳的乳房。
  离开寝室,来到一楼,便到达王宫的私人澡堂;澡堂平日并非经常使用,通常只会用来招待宾客或是女王身边的宠臣和朋友。澡堂分成四间澡室,有大有小(而女王使用的当然是面积最大,风景最好的那一间),有热水供应,水都是取自城外的山上的小溪,为免浪费食水,因此普通的王室成员平时也只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洗澡。澡堂的中央是一池暖水,水是从北方和南方的一共六尊人妖裸体雕像的大肉棒的龟头喷出来的;天花画上了夏日蓝天白云的天空,天空上有雀鸟,也有正在做爱的,全身赤裸的天使──应当说是精灵才对,为室内增添了暖意。
  只是落地玻璃窗外面白雪的景色提醒着人们寒冬还未结束,不过这倒可以提醒亚历山德拉要居安思危。池边有按摩床,不过通常也会被当成做爱专用的床;所以说,澡堂可算是这个平凡的王宫里最贵重的设施。澡堂的四周挂上了布置用的綵带,又摆放了两张长桌和好些椅子进来,摆放了一套又一套的餐具。显然地,女王的澡堂就是这个性爱夜的私人派对的举行场地。
  「咦,水温刚好。」亚历山德拉坐在池边,把脚指伸进水里,轻轻拨动,然后就「噗」的一声跳进池里。于是苏菲亚、西莉亚和马丁也下水了;这时候,西莉亚的肉棒依然插在马丁的屁眼里。
  「女王陛下,请问你要不要传召妓女和男妓来侍浴?」一名女僕问亚历山德拉。
  「不用了,叫他们──尤其是我的男妓们,好好的养足精生,别再自慰或是与其他人乱搞,等宾客到齐以后才跟我的妓女们一同进来,我要把他们最好的精液留待今晚一次过喷射出来。」
  「那么,女王陛下还有什么吩咐吗?」
  「把我的「工具箱」拿过来吧。」亚历山德拉说。等待女僕把木门关上以后,亚历山德拉便开腔问苏菲亚:「对了,苏菲亚,阿曼达那边怎么样?」
  「罗斯玛丽已经通知了巴里和玛丽亚,要求他们今天晚上与阿曼达好好的干炮。」苏菲亚笑着说。「届时我们会安排他们跟阿加莎和杰娜待在隔壁的澡堂里,干好以后才出来庆祝一下。」
  「就像我们一样了吧……」亚历山德拉轻抚着苏菲亚的阴蒂,温柔地说。「那么,他们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吗?」
  「罗斯玛丽只是告诉他们,说阿曼达看上了他们,渴望与他们做爱,因此就召他们来到跟阿曼达见面……」
  「这样……不就是把他们……当成是妓女和男妓了吗?」亚历山德拉微笑着说;这时候,她的指头已经插进了苏菲亚的下体。
  「女王陛下,你的「工具箱」。」女僕敲门,走进来,把工具箱放在池边,亚历山德拉便轻轻挥动着手,示意她离去。
  「啊啊……女王……所有人类……啊啊啊……其实不都是……女神的娼妓吗……」苏菲亚娇吟着说,脸颊发红,软弱无力的双手搭在亚历山德拉的肩膀上。
  「对啊……不过,除此以外,你还是我的妓女。」亚历山德拉笑着说。「还有,我不是说过了吗?别叫我女王,叫我「亲爱的」……」
  「是的,亲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忽然,亚历山德拉从工具箱取出一根长十吋的大理石製的假阳具,塞进苏菲亚的肛门里,引起一阵强烈尖叫的声音。
  「来吧,乖乖地坐着。马丁,借你的肉棒来用一下吧。」苏菲亚坐下来,把头露出水面,张开嘴巴,把马丁的肉棒含起来;这时候,西莉亚的肉棒依然在马丁的屁眼里插过不停。
  「马丁,让我为你擦肥皂了吧。」西莉亚温柔地说,然后拿起一块肥皂,放在马丁的肉棒面前,温柔地磨擦起来。
  「对了,苏菲亚,我差点忘记了,我还未替你洗乾净肛门和阴唇呢。」于是亚历山德拉就张开双臂,把苏菲亚抱起来,赤裸的肌肤露出水面,放在池边,再把双腿张开,把假阳具从屁眼拔出,伸出长舌,从阴蒂舔到屁眼,然后又回到阴蒂。
  「啊啊……啊啊啊……」「好了,现在要用水沖洗一下。」亚历山德拉便指着池水,念起咒语来,说:「Laleau,laleau,tuvispuacute;sipacuacute;slou!Tiacute;lspuacute;slou,tiacute;lspuacute;slou!」
  (水,水,你是射精的肉棒;射精吧,射精吧!)于是两条水柱忽然从亚历山德拉胸前的水面冒起,直指着苏菲亚的阴唇和屁眼,如同水喉一样,自动的转弯,直接喷射在两个洞穴里。
  与此同时,就在隔壁的澡堂里,阿曼达和杰娜泡在池水里,双手套弄着对方的肉棒,等待着「猎物」的来临。没多久,门就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阿加莎率先踏进澡堂,引领着巴里和玛丽亚进来。他们都光着身子,没有穿上半点衣服。
  「嗨,让我来介绍吧,这位就是巴里,而这位则是玛丽亚。」阿加莎说。
  「过来吧,别害羞。」阿曼达笑着说。她首先把目光注视在巴里身上;可爱的脸蛋,白嫩的肌肤,还有一根同样嫩滑、雪白的肉棒,看起来就像是洋娃娃一样。至于玛丽亚,虽然乳房比不上阿加莎的大,更及不上阿曼达的巨乳,但是也尚算丰满,充满弹性,而更重要的是这双乳房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至于下体的气味也差不多。阴毛不多,使得粉红的阴唇甚为突出;虽然这显然是妓女的阴唇,但是看起来就像处女粉嫩的阴唇一样紧闭着。再加上阿加莎那根八吋的肉棒和青春的乳房,还有那双淫秽的杏眼,使得阿曼达的肉棒马上挺直起来。
  「咦,阿曼达,怎么你的肉棒这么容易就勃起来的啊……」阿加莎笑着说。
  「还不是因为你们的缘故。」阿曼达淫笑着说,手依然在套弄自己的肉棒,和挤压自己的乳房。「来吧,我们赶快开始,你看我的龟头都已经漏出黏液了。」
  「知道了,知道了。」于是阿加莎、巴里和玛丽亚便走到池里,走到来阿曼达面前;阿加莎首先张开双臂,与阿曼达互相拥抱,香舌交缠的湿吻起来。
  「喂,阿曼达,」杰娜插嘴说,「别让巴里和玛丽亚呆在一旁吧;阿加莎已经被你搞了很多遍了,今回你应当先尝试一下这两件新的猎物才对啊。」
  「你说得对。」于是阿曼达便放开阿加莎,让她退到杰娜的身旁,然后主动的张开两双手臂,把巴里和玛丽亚抱入怀里。
  「好了,两位性奴,首先喝点乳汁吧。」于是巴里和玛丽亚便乖巧地伸出淫舌,舔弄阿曼达的乳头;而阿曼达则趁机爱抚他们的下体,挑衅他们内心中的强烈性慾。
  「咦,手感还不错呢。」阿曼达满意地笑着说。「阿加莎……身边有这样的妓女和男妓,阿加莎你真的是走运了……」
  「是吗……」阿加莎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双目注视着杰娜天使般美丽的面孔,舌头温柔地舔弄着地狱般火热的肉棒,背向阿曼达,为的是要阿曼达把集中力放在巴里和玛丽亚的肉体上,专心一致的与他们干炮。当然,另一方面,阿加莎也藉机要与杰娜来一场兴奋的干炮和交合,满足自己的性慾。杰娜亦十分乐意满足阿加莎的淫慾。
  于是阿曼达便继续享用面前这两件可爱的猎物。她首先用手轻轻地拍打他们的臀部。
  「啊……干我吧……」玛丽亚撤娇的说。
  「别这么着急,你们先为我舔一下龟头再说吧。」于是玛丽亚就乖巧地跪下来,伸出淫舌,舌尖轻轻触碰着龟头,如同吃雪糕一样舔弄肉棒。至于巴里,则依然继续的舔弄着阿曼达的乳头,荒淫的眼神聚焦在阿曼达的双目上,引诱着她。
  「小王子,想喝乳汁吗?」阿曼达温柔地抚摸着巴里嫩滑的脸蛋和下体可爱的肉棒,微笑着说。
  巴里默不作声,舌头依然在舔弄乳头,双眼凝视着阿曼达的杏眼。阿曼达微笑,双手轻轻挤压着巨乳,乳汁便如同精液从龟头释出一样喷射在巴里的嘴巴里。
  巴里的嘴巴紧紧的含着乳头,如同婴孩一样紧抱着阿曼达的纤腰,埋首在巨乳之间吸吮乳汁;然而细小的嘴巴马上就被填满了,使他感到呼吸困难,忍不住张开嘴巴把多余的乳汁吐出来,有的落在巨乳上,有的则落在池里与水融为一体;于是乳汁便像精液一样颜射在他的脸儿上。
  才刚喝过乳汁,巴里便急不及待的把被染成奶白色的嘴唇贴在玛丽亚的红唇上,将满腔的乳汁用舌头灌入对方的嘴巴里。在湿吻的同时,二人互相拥抱、爱抚对方的下体,在视觉上不停地刺激着阿曼达。
  「好了,继续舔弄我的肉棒吧……」于是玛丽亚和巴里便乖巧地跪下来,伸出淫舌,满有默契的轮流舔弄龟头和肉棒;再加上两只幼嫩的手的温柔服待,阿曼达的肉棒己经火红得不得了,需要即时的发洩。
  「张开你的双腿吧!」阿曼达忽然发狂似的蹼向玛丽亚,把她压在水里,挣开她的双腿,翻开阴唇,狠狠地把肉棒插入那纯洁而且神圣的女阴。身经百战的玛丽亚本来也不以为然,镇定地伸出双手搂着阿曼达的腰,把头从水里抬起,然而没想到的是,这时候粗大的肉棒已经无情地塞着了自己的下体,痛得尖叫起来。
  不过,身为军妓的她,早就已经习惯享受被硬物插入下体的痛楚,因此并没有半点挣扎的意识。
  阿加莎和杰娜都注意着阿曼达的动作,尝试观察看看,当她的肉棒触碰玛丽亚的阴唇的一刻里,有没有出现异样。然而,阿曼达除了性慾的兴奋以外,似乎没有半点的特别感觉,肉棒也愈插愈起劲。
  「啊啊啊!真爽快……」阿曼达狂笑着说。在背后操纵他的理查心里想:现在还有谁的阴唇可以抵挡得住我的力量呢?
  而巴里则趁机来到阿曼达的背后,张开双手环抱她的巨乳,把肉棒往前一推,插入女阴;于是阿曼达就发出一阵娇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阿曼达也迅速的从树干那边找来一根粗壮的黑色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巴里的屁眼里,使他也跟随着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玛丽亚的肉体在两双粗壮的双臂环抱,乳房来回弹跳起来,屁股不停地摇晃;无论她如何的娇吟,抽插总是停不住,反而动作愈来愈激烈。
  正当玛丽亚还在兴奋地娇吟着,享受阿曼达肉棒的淫慾服待的时候,阿曼达却忽然把肉棒从她的下体退出,二话不说,就把龟头塞入那狭小的嘴巴里。来不
  及反应的玛丽亚只好乖乖的让肉棒狠狠地塞入喉咙里,舌头在口腔里温柔地舔弄着。
  「啊啊啊啊……好了,轮到你的屁眼了,小王子。」阿曼达的手拉着巴里的肉棒,使他的肉棒从自己的女阴退出,顺道也吩咐本来的黑色巨物从巴里的屁眼抽出,再将他拉到来面前,将肉棒从玛丽亚的嘴巴里退出,马上换上了另一根白色的巨物,封闭着她的口舌,然后就抱起巴里软弱的身躯,抓起他那直立的白色肉棒,将自己的肉棒一下子插入他的屁眼里,激情地抽插起来;同样地,这次也没有任何异常的现象发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巴里的肉棒在阿曼达的手里摇来摇去,全身晃动,发出女孩般的叫声;而玛丽亚的女阴也马上插进了一根白色巨物,双乳被阿曼达紧紧抓起来;这一对妓女和男妓便被阿曼达的双臂「绑」在一起,肉体互相磨擦。
  「呻吟吧,尖叫吧!」阿曼达狂笑着说。「从此以后,你们都要成为我的性奴!」
  阿加莎和杰娜听见如此的说话,心里马上意识到有所不妥,神情变得紧张起来。果然,就在阿曼达说话的一刻里,玛丽亚和巴里开始失神,双目失焦,身体发软,意识渐渐被操控住了。
  「阿加莎,看来是你出场的时候了。我早就说了如此的方法是行不通的,现在不但一事无成,反而害了这两个无辜的少女和少男。」杰娜的嘴唇贴着阿加莎的耳边,轻声地说。
  「杰娜,我需要你的肉棒帮忙。」阿加莎说。
  「哦,我知道了。」杰娜奸笑着说,「好吧,就让我们现在跟那个该死的理查在床上决一死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