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星女俠 第五章

黑星女俠 第五章

时间:2018-07-12 男爵夫人将水桶放到一旁,叉开自己的双腿,将自己毫无遮掩裸露着的下身几乎贴在了劳拉的脸上。
  「母狗,知道你应该怎么做了吗?」男爵夫人揪着劳拉的头髮,使她直跪在自己脚下。
  劳拉立刻感到一阵噁心,她当然知道这个女虐待狂要自己做什么!去为她口交,用自己的嘴去舔她那已经浸透了淫水的无耻的阴户!
  劳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将脸贴了上去……
  女超人压抑着愤怒和屈辱,用她香软的舌尖舔弄挑逗着男爵夫人早已经鼓胀起来的肉珠。男爵夫人的肉穴里氾滥的淫水流满了劳拉的脸上,那种带着浓厚的酸味的滋味几乎令受辱的女超人要呕吐出来。
  男爵夫人好像发情的母狗一样,双手隔着胸罩不停揉搓着自己的乳房,闭上眼睛发出淫蕩的喘息和呻吟,摇摆着宽大肥硕的屁股将下身紧紧抵在跪在面前的劳拉的脸上,发疯一样蹭着。
  「啊……啊!!」男爵夫人嘴里发出与她那高雅斯文的外表不相称的淫蕩呻吟,几乎全裸着的迷人肉体失去控制般抖动起来。
  劳拉眼睛的余光盯着离自己不远处的木箱上那被撕烂的裙子,知道这个正羞辱着自己的无耻的女人已经濒临淫蕩的高潮,她加紧了吸吮的节奏和力度。
  「母狗!啊……不要停……哦,快!啊!!!」男爵夫人的身体激烈地痉挛起来,她发出可怕的嘶声浪叫。
  「无耻的母狗!」劳拉心里暗暗骂着,用她的嘴唇吸住男爵夫人火热鼓胀的肉珠,用力地挤压吸吮着。
  「啊!!!……」歌洛塔夫人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号,猛地推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超人,整个人一下趴伏到了地牢的地面上,双手胡乱地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和下体,像落入油锅里的虾一样痉挛抽搐起来!
  劳拉跪在地上看着陷入高潮,已经失去了意识的男爵夫人,暗暗惊讶这个无耻而狠毒的女人高潮中的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不过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什么!!
  女超人迅速地挪动着被捆绑的身体,不顾一切地朝着木箱蹭去!
  劳拉眼看着男爵夫人还在高潮的余味中翻滚挣扎,她一阵狂喜,终于将身体俯到了木箱上!
  她利索地用嘴巴在被撕烂的裙子内侧搜寻着,找到那个小小的暗兜,用舌尖挑开暗兜,噙到了那里面的避孕药!
  这种感觉太好了!!
  劳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两粒避孕药一下全吞了进去!
  一团绚丽的白光笼罩了阴暗的地牢,那个被赤身裸体捆绑凌辱的悲惨女子不见了!一个一身红黑紧身衣,英气逼人的女超人出现在了男爵夫人的面前!!
  「……」依然蜷曲着半裸的丰满身体,躺在地牢的地面上微微抽搐着的男爵夫人瞪大了充满惊恐和迷茫的眼睛,面前这不可思意的一幕已经将她彻底从那放蕩的快感中击醒!
  「你这无耻淫蕩的母狗!我会让你受到你应得的惩罚!!不过你现在最好还是先昏死过去比较好!」黑星女侠恢复了那种自信和骄傲。
  「不!……」男爵夫人的惊叫刚到嘴边就变成了含糊的呻吟,劳拉只轻轻一掌砍在她的脖子上,就将这个刚刚还粗暴蛮横、不可一世的女虐待狂打晕过去。
  「夫人!发生了什么……」两个守在地牢门外的保镖听见男爵夫人那被打断了的歇斯底里的叫喊,冲了进来。
  他们立刻被眼前出现的景像震呆了!一个戴着蝴蝶形面罩、披着红色斗篷、穿着暗红色低胸紧身衣、和黑色皮短裙的高挑女郎站在地牢中央,而他们的主子--男爵夫人则半裸着身体像一只被打断了脊樑的母狗一样昏死在地上!
  「黑星女侠!!」两个家伙同声叫了出来!
  「狗杂种!去死吧!!」劳拉已经认出这两个保镖正是昨天晚上轮姦了自己的那两个家伙,满怀愤怒的女超人闪电般地跃起,身影掠过两人身边,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从两个家伙身体上传来,两个保镖还没明白过来就像两滩烂泥一样瘫倒在了地上。
  劳拉从地上拾起捆绑过自己的绳索,嘴角露出报复的微笑。
  「母狗!你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吧?」劳拉看着脸上依然带着惊恐的神色昏死过去的歌洛塔夫人,利索地将她的双手扭到背后用绳子死死捆住,将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也用绳子捆在一起,然后又想了想,拿起一根绳子好像自己曾遭到的对待一样,将男爵夫人的嘴巴也用绳子勒住,在她的脑后狠狠繫了一个结。
  「这里可不能久留。」劳拉嘀咕着,将被捆住手脚昏迷着的歌洛塔夫人扛在肩膀上,飞快地走出了地牢。
  ===================================
  「该怎么收拾这只母狗呢?我至少得从她的嘴里得到那暗道里铁门的密码!不行,光这样还不够!我得让这可恶卑鄙的女人吃足苦头!!」
  女超人一边开着汽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汽车后座上依然昏迷着的男爵夫人,想着自己在男爵夫人古堡里受到的侮辱和折磨,立刻感到怒火升腾。
  「对了!把这母狗弄到那个什么『蓝鬍子安东尼』那里去。那些家伙一定会把这个贱人收拾得死去活来!!」劳拉嘴角露出复仇的冷笑,加足油门直奔市郊而去。
  ===================================
  女超人的汽车驶出市区,顺着蜿蜒的山路拐到了一个孤零零坐落在山腰上、古旧而破败的两层小楼前停了下来。
  劳拉知道这个小楼里有一伙流氓,他们的头领安东尼外号叫「蓝鬍子」。这些家伙原来是这里一个毒枭托尼的手下,后来那个托尼在一次和「白党」的枪战中丧命,这些失去了靠山的家伙像丧家犬一样到处流窜,以抢劫和拉皮条为生。
  劳拉曾经教训过这些家伙,不过那只是黑星女侠偶尔收拾一下街头的流氓而已。但劳拉知道,这些家伙一定有无数手段可以用来报复和逼供那可恶的男爵夫人,而且歌洛塔夫人说起来也还算是这些家伙的对头呢!
  劳拉小心地看看后座上昏迷着的男爵夫人,心里暗想︰『卑鄙的女人,你就快有苦头吃了!哼!!』
  她冷笑着走到小楼前,推开了大门。
  里面果然有五、六个相貌秽琐、身材各异、穿着邋遢的男人围坐在烟雾缭绕的大厅里,大声说着髒话,喝着廉价的烈酒。看到美艳英气的黑星女侠突然出现在门口,所有的家伙都惊慌地跳了起来!
  「女、女侠……」这些人里身材最魁梧、脸上留着浓密的鬍子、脸颊上还有一道刀疤的一个家伙结结巴巴地说着。他就是那个「蓝鬍子安东尼」。
  「我们,我们最近可是什么坏事也没做呀!没、没抢劫,也没、没卖白粉,只不过、只不过……」身材高大的安东尼在高挑健美的女超人面前,满脸的惶恐和紧张,几乎都不会说话了。他一边神色慌张地说着,一边把狡黠的目光投向了大厅侧面的偏门。
  劳拉一看安东尼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家伙想溜,她苗条的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安东尼的面前。
  「安东尼,你既然没干坏事为什么这么惊慌?!」劳拉故意冷冷地说道。
  「女侠……」那安东尼立刻双腿一软,跪在了女超人的面前。
  「哼,狗东西!一定是干了坏事了!」劳拉见安东尼满脸流汗,眼睛贼溜溜地乱转,心里已经全明白了。但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收拾这些小流氓。
  「安东尼,你不要慌!我今天是有一件小事来要你帮忙!」
  「女侠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安东尼长出了一口气,赶紧站起来拍着胸口说道。
  「我有一个俘虏在门外的车里,你们谁去把她给我抬进来?」女超人扬起头说道。
  「我去!」
  「我去……」
  屋子里那些家伙立刻争先恐后地朝门口跑去,转眼间就只剩下了女超人和安东尼。
  很快那些流氓就抬着被捆绑着手脚、昏迷不醒的男爵夫人回了大厅。
  看到一个身段窈窕、肌肤白嫩的美女被捆住手脚、用绳子像牲口一样勒住嘴巴、半裸着成熟诱人的身子像断了气的死狗一样地抬进来,安东尼立刻看直了眼睛!他张大了嘴巴,贪婪的目光死死盯着歌洛塔夫人那敞开的长袍内几乎赤裸着的雪白肉体,尤其是男爵夫人那赤裸着的下身,忍不住咽起了口水。
  劳拉看到安东尼这副色迷迷的样子,立刻发出一声冷笑。
  安东尼立刻清醒了过来,他使劲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这才把目光从昏死着的男爵夫人玛蒂娜迷人的肉体上移开。
  「女、女侠,不知、不知……我能帮您什么忙?」
  「这个女人是我的敌人,她知道一个十分重要的密码。我要你在最短时间里从她的嘴里把那密码给我问出来!」
  「没问题!!」安东尼简直是吼叫着回答。
  「那好,那么这个女人就留在你这里了。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
  安东尼的一个手下几乎是飞跑着拿来一张纸和笔,写下安东尼的电话号码,交到了劳拉的手上。
  「那么我就走了!记住,一定要把那密码从这女人嘴里给我挖出来!越快越好!!」劳拉说着转身朝门外走去。
  她走到门口忽然转了回来,又瞥了一眼昏迷中的男爵夫人和那些满脸迷惑和兴奋的家伙。
  「你们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拷问这个女人都可以,只要不把她弄死!」女超人的嘴角露出复仇的微笑,重重地说完走了出去。
  安东尼好像傻了似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问一个手下︰「黑星女侠真的走了吗?」
  那家伙跑到门口,朝外看了看喊道︰「走了!真的走了!!」
  「吓死我了!简直跟做梦一样!!」安东尼长出了一口气,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看了看瘫软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爵夫人玛蒂娜,露出贪婪而兴奋的目光。
  「没想到我竟然有这种好运!能有这么好的货色送上门来给我玩,而且还有黑星女侠给我撑腰!!」
  「老大,这个女人既然是黑星女侠的敌人,那、那、那恐怕也不会是个小角色吧?」一个家伙还脸带疑虑地说着。
  「哼,有黑星女侠撑腰还有什么可怕的?!拷问?!哼哼,拷问这么漂亮的娘们可正是我最喜欢的工作了!!哈哈哈!!!」
  ===================================
  「像歌洛塔夫人这样狠毒阴险的女人活该受到这种惩罚!」劳拉开着汽车,暗自想着。
  她没有对安东尼说出男爵夫人的身份,因为劳拉知道即使自己不说,那跋扈傲慢的歌洛塔夫人只要甦醒过来自己也会说的。
  「我想男爵夫人还不至于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吧?只不过,哼哼,只怕她说出来遭遇会更惨!!」劳拉深深感到了复仇的快乐。
  「我得赶紧回家,先好好洗个热水澡。」儘管已经变身成了黑星女侠,但劳拉还是能感到下身的不适。一想起曾经被那些无耻而残暴的罪犯凌辱姦淫,那些家伙粗大骯髒的肉棒在自己的下身和嘴里抽送,劳拉立刻感到十分噁心和愤怒。
  「巴洛!我非阉了你这个畜生不可!!」劳拉狠狠地咒骂着那个从自己嘴里对自己施暴的黑人。
  ===================================
  大厅中央摆着一把宽大的老式木椅,高不到五十公分,扶手间距离很大,靠背大约一米来高。
  骄横的男爵夫人玛蒂娜此刻正撅着她肥大雪白的屁股、狼狈无比地被捆绑在椅子上。她的衣服已经被扒光,全身上下只剩下双腿上的肉色丝袜和脚上的高跟鞋;她的肩膀搭在椅子靠背上,双臂垂过靠背,双手被用绳子牢牢地捆在椅子的后腿上;她丰腴笔直的双腿被粗暴地分开,两只纤细的脚踝被手铐铐在椅子的扶手上,浑圆的小腿也被紧贴着扶手用绳子捆得死死的,整个人就像一只狗一样撅着屁股跪伏在宽大的椅子上!
  歌洛塔夫人的头耷拉在靠背后面,乌黑的秀髮已经凌乱地披散下来,依然被绳子勒着的嘴里不时发出阵阵有气无力的呻吟。
  跋扈骄横的男爵夫人已经甦醒了过来,更准 地说︰歌洛塔夫人已经在安东尼一伙残酷的轮姦下甦醒了过来!
  此时一个光着上身的流氓正站在宽大的坐椅前面,抱着被捆绑着跪伏在椅子上的歌洛塔夫人光溜溜的大屁股,在她肥嫩的肉穴里奋力地抽插姦淫着。
  骄横的男爵夫人显然已经遭到了很长时间的粗暴姦淫,她赤裸着的身体软绵绵地趴伏在靠背上,随着背后男人的姦淫而有气无力地抽搐颤抖着。她肥嫩的肉穴已经被奸得红肿起来,随着那流氓的大肉棒的抽送不停滴淌出黏乎乎的白浊液体,将她腿上的丝袜和坐椅上弄得湿乎乎的。
  那流氓一边恶狠狠地干着狼狈不堪的男爵夫人,一边用手沾着歌洛塔夫人下身流出的精液,将那些粘稠腥热的液体抹匀在她浑圆白嫩的屁股上。
  「啊……」那家伙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双手狠狠地掐住男爵夫人雪白的屁股,身体一阵颤抖,显然是在这个美貌而骄横的女人身上得到了满足。
  「好一只母狗!」他满足地咒骂着,用手在男爵夫人赤裸着的白嫩双臀上狠狠拍打了几下,然后从歌洛塔夫人惨不忍睹的肉穴里抽出肉棒,走开了。
  耷拉着脑袋趴伏在椅子上的男爵夫人身体一阵哆嗦,浑圆白嫩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两个暗红的手印。她嘴里发出一阵模糊不清的呻吟,有气无力地扭动着赤裸的雪白肉体,好像在挣扎着要爬起来。
  「老大,是不是该问问这个臭娘们密码的事了?」那刚刚姦淫了歌洛塔夫人的家伙走到安东尼身边,小声问着。
  「把这母狗的嘴巴解开。」
  一个家伙解开了繫在男爵夫人脑后的绳子,安东尼走到椅子后面,揪着男爵夫人凌乱的头髮,将她的头提了起来。
  男爵夫人美丽的脸上充满了痛苦和惊恐,她的嘴角流满了口水,赤裸着的迷人肉体因为愤怒和恐惧而不住发抖,样子显得狼狈无比。
  「混蛋!你、你们竟敢这样对待我?!」歌洛塔夫人还弄不清楚这些野蛮轮姦了自己的家伙的身份,但她显然对自己的处境和遭遇感到无比愤怒,恶狠狠地瞪着安东尼骂道。
  「呸!!你这下贱的母狗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安东尼狠狠地抽了玛蒂娜两记耳光,鲜血立刻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啊!!混蛋!!!你、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感觉受到侮辱的男爵夫人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现在正被赤身裸体地捆绑在椅子上的处境,尖声地叫喊起来。
  「我是歌洛塔男爵夫人!!你们这些杂种还不赶紧放了我?!!」男爵夫人拚命摇晃着赤裸的身体,大叫起来。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是谁?!!」安东尼眼睛里突然露出一道凶残的目光。
  「我、我是歌洛塔男爵夫人……」男爵夫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声音立刻变得微弱下来,脸上也露出惊慌的神色。
  「哈哈哈,原来是尊贵的歌洛塔男爵夫人!真是老天有眼,竟然让你这母狗落到了我的手里!!」安东尼重重地将男爵夫人的头磕在椅子靠背上,将男爵夫人撞痛得大声惨叫起来!
  「你、你们赶紧放了我!否则、否则我一定杀了你们!!」男爵夫人从安东尼感到了话里感到了惊慌和恐惧,她还在竭力喊叫着。
  「臭婊子,还敢威胁我?!我非狠狠收拾你这只母狗不可!!」
  安东尼说着,好像发狂了似的冲到大厅门边,从门后拿起一根木板,然后朝着被捆在椅子上的男爵夫人那撅着的白嫩丰满的屁股上狠狠抽了下去!!
  「啊!!……」男爵夫人立刻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雪白的屁股上立刻暴起一条血红的血痕!!
  「母狗!!我非把你的大屁股打烂不可!!」安东尼发疯似的抡起那根粗糙坚硬的木板,朝着歌洛塔夫人赤裸着的浑圆厚实的屁股和白嫩细腻的后背上不停抽打下来!!
  「啊!!混蛋!……唉呦、哦……混蛋!我、我要杀了你……」男爵夫人的屁股和后背上立刻暴起道道血痕,痛地这个骄横恶毒的女人大声惨叫,但她还在不住嘴地叫骂威胁着安东尼。
  「我、唉呦,不要!!我、我,饶了我……」安东尼不理男爵夫人的叫骂和威胁,不停地狠狠抽打着这个狠毒蛮横的女人,终于打得男爵夫人声嘶力竭地号哭哀求起来。
  「哼,母狗!!」安东尼挥舞着的木板恶狠狠地不住抽打着狼狈不堪的男爵夫人玛蒂娜,几乎有他手掌宽的木板竟然被达得折断了!他怒气沖沖地丢下已经沾着血迹的木板,看着跪伏在椅子上不住号叫求饶的男爵夫人布满血痕的屁股和后背,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还敢不敢再凶了?!臭婊子!!」安东尼揪着男爵夫人的头髮抬起她的脸问道。
  「我、我不敢了!你们快放了我,不要再打我了……」男爵夫人脸上的骄横已经不见了,她抬起流满眼泪的俏脸抽泣着。
  「没那么便宜!!」安东尼盯着男爵夫人那被木板抽打得伤痕纍纍的肥大屁股,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
  他走到椅子正面,用手按住男爵夫人浑圆肥大的屁股,突然将一根手指沾上糊满男爵夫人下身饱受姦淫的肉穴周围的那些黏乎乎的精液,狠狠地插进了玛蒂娜肥嫩的屁股中间那浅褐色的紧窄浑圆的屁股洞里!!
  「啊!!你要干什么?!混蛋……」男爵夫人刚遭到木板野蛮拷打的屁股激烈地摇摆起来,她感到安东尼的手指粗鲁地插进自己的肛门,使劲扩张起来!一阵惊恐和羞愤使男爵夫人又尖声叫喊起来。
  「母狗!!看来你的屁眼倒不经常被人操,还紧得很哪!!」安东尼能感觉到玛蒂娜的肛门在激烈地抽搐,一阵施虐的快感使他更加用力地用手指在男爵夫人的小肉洞里抠弄起来!
  「唉呦……你、你这混蛋弄痛我了!!混蛋……」男爵夫人已经预感到大难临头了,但她还在绝望地号叫挣扎着,做着最后的努力。这个骄横的女人现在好像被捆上的砧板的母猪,摇晃着她丰满赤裸的雪白肉体,哭号不止。
  安东尼粗暴地将两根手指都插进玛蒂娜狭小紧密的肛门里,使劲地扩张转动着,眼看着被捆绑着的歌洛塔夫人伤痕纍纍的大白屁股在自己的蹂躏下剧烈地颤抖摇摆着,被牢牢捆绑在椅子扶手上的两条丰腴匀称的大腿抖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