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3章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3章

时间:2018-01-13 不知过了多久,当叶姿再次抬眼望出去时,只见男人正把装着他精液的避孕套扎实放入口袋里。
  杨远帆把尸体重新穿好衣服,重新盖上白布,这才打开房门,把这尸体推出去。
  门「彭」一下关上了。
  铁柜里的人还是不敢动,等了一会,确定没有声息,这才轻轻推门而出。
  叶姿趁机看了一眼那名神秘人,只见她身材高大匀称,一身夜行装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珠。
  那神秘人示意叶姿和韩冰婵先出去,叶姿忍不住想问几句,她作了个别出声的手势。
  韩冰婵下意识地摸摸衣袋里的吸针,四支吸针筒硬硬的还在。叶姿轻轻扭开锁,把门拉开一点,听到外面没有动静,慢慢把门拉开,探出头去。
  走廊里没有人,杨远帆推着那病床不知去了哪里。
  叶姿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轻身闪了出来。
  两人从原路出去,过了那道「杂物间闲人勿进」的玻璃门,出到了楼梯底。
  一切可以说相当顺利,只要再过一关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过了楼梯,在拐角处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声。
  叶姿心里一紧,身子贴着墙壁,凝神细听。
  可能是隔得比较远,听不清说话的内容,叶姿试着从墙角探出一点,只见在进来时的大门处两个男人在说着什么,说话声时高时低,好像在说那个失了蹤的人。
  韩冰婵紧跟在叶姿后面,不时留意身后。
  那两个男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
  叶姿耐心地等着下一步的演变,脑里思考着各种情形下如何应对。
  那两个人又说了一会,一个留下守着大门,有一个便向叶姿她们藏身的方向走来。
  「不好……」叶姿把头一下撤了回来。
  这条长长的通道大约有五十米左右,叶姿她们就藏在尽头的拐角处。韩冰婵见叶姿紧贴在墙上,深深地吸着气。
  这个人越走越近。
  叶姿探手入怀握住了弓驽的机扣。
  韩冰婵碰了碰叶姿,指了指后面的楼梯底,示意可不可以躲起来。
  叶姿扭头看了看那楼梯底,暗暗的,里面还放了一些杂物之类的东西,因为没有什么光线,倒也是个藏身的地方,她想了一下觉得躲一躲也好,不到最后时刻尽量不要现身。
  两人便退了回去,弯腰钻到昏暗的楼梯底下,蹲在几个纸箱后面,过了一会只听见一阵脚步声走近了,那人拐进来后便径直走了过去,推开那道玻璃门,进了「杂物间」。
  叶姿长长出了口气。
  但形势却不乐观,她刚才已经仔细观察过了,这里没有其它出口,只能从原路回去。
  但现在出口有人守着。
  「怎么办?」韩冰婵紧张地看了一眼叶姿,行动已成功了一大半,就看怎样全身而退了。
  两人在黑暗中又呆了一会,并无动静,叶姿正要有所行动,只见那道玻璃门忽地「丫」一响,被打开了一小边,一道光线照了出来。
  叶姿一惊,下意识地缩回去,从那些杂物的间隙中望出去,只见那两扇门完全打开了,一张有轮的病床缓缓地推了出来。
  四只橡胶轮碾过地板发出沉沉的响声,接着看到一双脚,看来是刚才进去的那个人,白大褂差点过膝盖,一双有点污垢的黑色皮鞋。
  那人推着病床经过楼梯间,浑然不觉黑暗中潜伏着两个人。
  但叶姿没有放过眼前的一线机会,就在那人缓缓而过时,她心念一动,轻身飘出,以最快的速度将一支麻醉针射入那人的后颈。
  那男人「嗯」的一声,像被小虫咬了一口,便昏沉沉的软了下去,叶姿收起弓驽,上前一把扶住男人的身体,这时韩冰婵也从楼梯底里钻了出来,两人合力把人拖了进去。
  那张床上躺着一具尸体,用白布盖着,叶姿使了个眼色,两人将尸体抬了下来,看来是具女尸,不是很重,将尸体放进了楼梯底后用那些杂物遮掩起来。
  可怜那男人醒来会发现自己与尸共眠。
  叶姿示意韩冰婵躺上那张病床,韩冰婵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快躺了上去,虽然戴有口罩,但她还是用自己的手帕先盖住脸,这才让叶姿把白色的床布把她全部盖上。
  要不是做过法医,这样的事还真有难度。
  一切好像做得天衣无缝,相当的顺利。
  叶姿镇定地推着床继续往前走,只要骗过出口处那个人,就大功告成了。
  因为叶姿在铁柜里时就看到杨远帆曾把尸体推出去,推上二楼是不可能的,这里只有这个出口,她估计尸体一定是运出这个地方,放回医院的太平间里。
  就在叶姿推着床转过拐角时,身后的楼梯上突然传来脚步声,有人走了下来。
  叶姿心里突地一紧,再想藏回去已不可能了,这是她万万没有预料到的。叶姿眼睛一转,却不敢回头看,只能硬起头皮加快脚步向前走,心里「砰砰」的直跳,头上渗出一层冷汗。
  「家寿吗?里面还有几具啊……」那人在叶姿转角时突然说话了。
  「唔……」叶姿微微侧头压低了嗓门应了一下,希望能混过去,因为一声不响的话必然引起对方的怀疑。
  「喂,你是家寿吗?」男人觉得有点不对。
  叶姿虽然长得高挑,但身形毕竟不像男人。
  叶姿不再搭话,加快了脚步向出口走去。
  守在出口处的男人见有人推着床过来,站起来想去开门,由于叶姿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医院里的医护人员都是这种穿着打扮,隔得又有点远,他竟没看出什么破绽。
  叶姿在心里不住地祈祷,只要这个人一打开门,她就大功告成了。
  「站住!……你是谁?」身后突然响起那个男人短促的声音。
  显然他已经起了疑心。
  叶姿见形势不妥,加快动作向出口走去,装作没听到对方的喝问。
  「陈康!别开门……」
  「你是谁?」男人冲上来,一只大手猛地搭在叶姿左肩上。
  男人手触之处圆润滑软,不禁一怔:这人竟是女的!
  这个地方是从来没有女医生和女护士的。
  「什么人!」男人喝道,同时手上一用力企图把叶姿扳过来。
  叶姿身子一震,本能地用右手搭住男人的手,上身一闪,肩膀摆脱男人的手,同时闪出一个空档,右手突然发力一扭,把男人的手臂扭转,左手重重压住男人的手肘。
  这是标準的擒拿手法。
  男人没料到对方竟有此身手,上身受制,一时动弹不得。
  门口的守卫见情况不对,第一件事就按下了报警器。
  红灯不停地闪烁,同时发出急促的响声。
  叶姿知道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冲出去,她不加思索左手一扬,狠狠地在那男人的颈部一劈,只听「啊」的一声,男人倒了下去。
  门口的守卫发觉不妙,一条警用电棍已操在手上。
  「你是谁?」守卫喝道,边说边手持家伙冲上来。
  叶姿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手突然一抬,「嗤」的一下,一支麻醉针射了过去,那人躲闪不及,针射穿他的白衬衫没入小腹,叫了两声便摇摇晃晃地软了下去。
  但与此同时已有五六个人得到报警赶下楼来,见有两个人倒在那里,那些人大叫着向叶姿冲过来。
  叶姿见形势危急,忙把韩冰婵叫了起来,把那串钥匙交给她,让她过去开门。
  又有两个人从楼上赶下来,一起朝她们冲过来,叶姿一声不响,等那些人沖得近了,突然抬脚一踢那张病床,病床突然起动,朝着冲过来的人撞去,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躲闪不及纷纷被撞倒在地。
  「哎呀……他妈的……」男人痛骂不已。
  「抓住他……」那些人显然被激怒了,大叫大嚷着从地上爬起来。
  叶姿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拖住这些人,为冰婵争取时间。
  这时一个男人已冲到她跟前,挥拳就打,拳势如风。
  叶姿敏捷地侧身避开,向前跨出一步,不待男人第二次出手,抬腿在男人的腿弯就是一踹,只听得那男人大叫一声跪倒在地,叶姿在他背上再加一脚,那人便像饿狗吃屎一般扑在地上。
  其余那男人还没回过神来,叶姿已主动出击,她连连出拳,快如闪电,「啪啪……」连续打在几个人的面门上,那些人躲闪不及,一个个被打得昏了头,有的被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分不出东南西北来。
  这时一名身着保安制服的男子挥动电棒向叶姿截过来,她一下窜到那张病床边,手拎起白色床单向着那名保安一挥,床单一下展了开来,那保安躲闪不及被床单整个覆盖,叶姿顺势把病床推了过去,那保安看不到东西,电棒触到床的铁架,发出强烈的火花,电得他大叫不已。
  这时男人们才知道遇上了高手,他们有的从地上爬起来,有的抹去脸上的鼻血,重重围了上来。
  这时韩冰婵已经把门打开了。
  叶姿瞥见大门已开,心里欣喜,她连连踢出几腿逼退对方的死缠烂打,转身向出口奔去。
  刚跑出几步,眼前的一切马上让她停了下来。
  一转眼的功夫韩冰婵不知到哪里去了,出口处站着两个人,两个鬼一般的白色幽灵,好像是从地里浮出来一般,静静地竖着那里挡住了她的去路,一点声息也没有。
  叶姿暗暗一惊:「怎么回事……冰婵呢?」
  她极力地让自己镇定,那两个人影缓步向她走过来。
  渐渐地她看清了,是杨远帆和院长马青藏!
  这时身后的男人已冲了上来,想趁着她迟疑的瞬间偷袭。
  叶姿虽身处险境但眼观六路,听到身后有动静,她美目一睁,微微侧脸,凭着感觉看也不看反身飞起一脚,只听到「啊」一声惨叫,那偷袭的人捂着下巴面容极其难看地瘫了下去。
  叶姿腿一收,乘着收势身体一旋一蹲下来,一个扫堂腿如秋风扫落叶,把另一个从侧边窜过来的男人扫倒在地。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眼角余光瞥到男人们所处的方位,叶姿身形一长,突地从地上跃起,在空中长腿一划,「啪」一记旋风腿重重在踢在第三个男人脸上,那人惨叫着捂起脸倒在地上。
  叶姿在落地的一剎那身体连连转动,连环腿接二连三踢出
  男人们狼狈地倒了一地,哀叫不止,一时不敢爬起来了。
  一阵风从入口处灌了进来,把女警官的衣角吹了起来,白衣飘飘,有如下界的天使。
  杨远帆和马青藏还在缓步向她走来。
  先发制人!
  叶姿手随心动,就在衣袂飘起的一剎,她暗暗探手入怀取出弓驽,身形陡转,手臂一划,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向门口的两条人影,几乎没有做瞄準的动作,扣动扳机。
  两支飞针「嗖……嗖……」地射了出去。
  「嗤」麻醉针射入那两个人的衣服里,但那两个人就像没有知觉的殭尸一般毫无反应,只是顿了一下,继续举步向她逼来。
  叶姿一惊,这是她没有料到的,看来这二人里边一定是穿了防护衣,她心里惦着韩冰婵,心神一乱,正在不知所措时,只见杨远帆手突然一扬,一道银光向她射去。
  叶姿在对方身形一动时便已作出了反应,因为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她想也不想一个后空翻向后翻出,只见一颗钢珠贴着她的身体射过,叶姿手刚着地便乘势向侧边一滚,果然杨远帆的第二颗钢珠跟着射来,「啪」地射在她刚才的位置。
  杨远帆两弹落空第三下连珠发出,叶姿失了先机,已没有出手的机会,为了躲避对方第三第四发钢弹,她只有连连翻滚,最后滚到了墙边死角。
  杨过帆没有给对手出击的时间,钢弹连珠而发,又一颗钢弹就要射出,叶姿眼看避无可避了。
  就在千钧一髮之际,过道尽头拐角处,昏暗中突然射出一道寒芒,杨远帆只觉眼前一白,来不及判断,头本能地一偏,「噗」一枚精钢利芒深深射中他的手腕,鲜红的血顿时汨汨而出。
  杨远帆感到一阵刺痛,一咬牙竟没叫出来,但右手一软,钢珠失手「噹」地跌落地板,伴着余韵不停地上下振动着。
  叶姿见形势陡变,一下跃起,只见一条黑影疾冲出来,就如一股黑旋风。
  原来是藏着铁柜中那名神秘人!
  那些倒地的男人重新爬了起来拦住了黑衣人。
  黑衣人突然右手一扬,一把钢针飞出,那些男人躲闪不及纷纷倒地。
  只见她一段助跑后轻身跃上横在过道中的病床,手臂一扬,又洒出十几支钢针,有如漫天星雨将马青藏和杨远帆罩住。
  马青藏面不改色,手杖舞动,只听得一阵金属「叮叮」的碰击声,尖利的钢针被打落一地。
  杨远帆摸出一只遥控器一按,只见出口的不锈钢电动闸门慢慢地降下。
  「快,冲出去……」黑衣人对叶姿沉声喝道。
  那道门只有三米高左右,以眼前的速度下降只须30秒就能完全关闭。
  黑衣人说完从床上跃下,向着出口冲去。
  马青藏见状手杖一挥拦住黑衣人的去路,黑衣人手一扬,一枚暗器朝马青藏打去,马青藏回手一架,手杖把来物打中,只听得噗一声,暗器破碎,一阵烟雾散出。
  马青藏不知虚实,身形一撤,避开那些烟雾,黑衣人在迷雾中再次射出钢针,将马青藏逼退,并乘机冲了过去,这时电动门已下到一半。
  叶姿不及细想,她一把调转横在过道中的病床,以铁架床开路,朝着出口冲去。
  在叶姿全力推动下,病床高速向出口滑去。
  叶姿眼睛直盯着前方,电动门就快关上了。
  女警官挟万夫不挡之势向外疾冲。
  铁架床的四只轮飞快滚动,发出吱吱的响声,挟着一股强大的惯性呼啸而去。
  马青藏在迷雾中发现对方如火车般撞过来。
  这足以把他这副老骨头撞散!
  电动门徐徐而下,很快又下降了10厘米,离地面只剩一米多了。
  说时迟那时快,马青藏跨上两步,身形突长,旱地拔葱般飘了起来,腿在空中连连踢动,在最后时刻跳上了高速而来的病床。
  马青藏脚在床板上轻点,人在空中手杖已向叶姿挥出。
  叶姿一惊,她来不及作出反应,一个铁板桥绝技,硬生生把身体向后倒去,老人的脚踢空,从她头上飞了过去。
  风声还在耳边,不等老人落地,叶姿的腰有如弯到极至的弹簧片一下弹了回来,只见那张病床已脱手冲了出去,正好卡住落下的电动门。
  马青藏这时已落到她身后!
  叶姿心头一喜,想都不想疾步冲出去。
  马青藏甫一着地,执手杖的手向后一挥,就在叶姿钻出门口的时候按下手杖上的按钮。
  「嗤」,一支淬过迷药的飞箭从钢製的手杖管里激射而出。
  「啊!」叶姿轻叫一声,身子一挺,只觉后心一麻,慢慢地倒了下去,在意识消失前她想到的是冰婵……
  ************
  密云封闭的天幕黑沉沉地压下来,天地好像就要合上了,无垠的大地有如一只漆黑的铁桶,虽疲于奔命也是徒然,因为找不到方向,狂奔后忽然发现还是原地,环顾四野只有荒凉与死寂。
  叶姿像一头迷失的小鹿,找不到来时路。
  她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也不知这是那里……
  四周只有漆黑。
  无奈,彷徨,焦燥与恐惧把她包围……
  天地间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
  孤苦伶仃的感觉涌上心头,一如童年的凄恻。
  但她的心里却有着一种惦念,到底记挂着什么却说不上来。
  「这是哪里?……」
  「冰婵!……啊……冰婵呢?」叶姿突然想起了一直放不下的是冰婵。
  她拚命地四下寻找,但什么也看不到。
  「冰婵!你在哪……」她急得大叫出来,但胸口象注入铅一般沉重,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这让她更加的焦躁,正在无助之际,突然脚下一陷,好像踩入了一个沼泽,她一惊身体想收也收不住,竟直陷了下去。
  「啊……」叶姿挣扎着叫出来。
  彷彿中一道光明驱散了所有的黑暗,她醒了。
  眸子甫一睁开便感到一阵刺痛,灯光有点强烈。
  意识慢慢恢复,她最终睁开了眼。
  身体好像被这样一直摆了一万年似的,骨骼彷彿要锈化了。
  叶姿本能地动了一下,只是动了那么一下,她就意识到手脚已被锁住了。
  上方是一池日光灯,刺眼的白光令她很快再次合上眼,足足过了半分钟她才试着再次睁开。
  感觉到自己是躺在一张手术台上,手脚被锁定在支架上,叶姿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竭力地回想,只记得自己就要钻出那道大门,她告诉自己要去找冰婵,一定要找到冰婵。
  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想不出来,心口好像有东西压着一般,她的神志渐渐回复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胸口。
  「这是怎么会事?」她吓了一跳。
  只见自己的右边乳房无端地高耸起来,与左边的一只乳房形成鲜明的对比。
  叶姿被种莫名的恐惧冲击得完全醒了过来,她皱着眼避开耀眼的光,只见一对眼睛在她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自己,有如黑暗中的豺狼。
  「是他……」这个人化了灰她也认得。
  是杨远帆!
  此时的杨远帆坐在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右手中一把薄薄的手术刀轻轻地刮着胡茬,静静地看着手术台上的美女,就像一个艺术家在审视琢磨自己的作品,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快放开我……」叶姿挣了一下突然叫道。
  「唔……终于醒啦。」杨远帆见台上的美女警官醒了过来,饶有兴致地吹了吹刀片上的胡茬,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的右手受了伤扎着纱布,只见他走近手术台边,用左手捏住叶姿右边的乳头轻轻地牵拉着:「怎么样,这个尺寸还满意吗?」
  叶姿知道他一定是给自己做了丰乳手术,气得她怒不可遏:「变态!你这个人渣,快放了我……」
  「嘿嘿……一直以来我觉得你的身体完美无缺,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可惜我这个人对大奶十分着迷,所以冒昧一次,希望你不要介意。」
  「畜牲,想不到你是如此变态的一个人,算我有眼无珠……」叶姿愤怒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