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永堕黑暗 第四章 津河区

永堕黑暗 第四章 津河区

时间:2018-01-13 「呯!」
  巨大的声响将门警吓得一激凌,这是他这几日站岗受到的第三次惊吓,估摸着青老爷子又在砸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虽然严加封锁,可瞒不了他,事实上市面上各行各界早已到处流传,老爷子的爱女被神秘人物绑架,他还有更惊爆的内幕,偷听到青岚被胁迫拍裸照的消息,老爷子发大火,想必也与此事有莫大干係。
  青岚他自然熟,天仙似的人,再风流也不是他这等下人祈盼得到的,真是便宜绑匪那帮小子,艳福无边啊,早知道自己也要去入伙了。
  退一万步说,能看看青小姐的裸照也不错啊。
  门警不禁吞吞口水,门口有响动传出,他赶紧站直身体,恢复那副大义凛然的标準像。
  矮胖的史议员陪面色灰败的警察局长出来,抚慰道,「宋局,老爷子心情不好,可以谅解啊。」
  「可以谅解,可以谅解。」
  宋局连连点头,擦擦额头的汗,「请您转告议长,我们一定拚死维持青小姐的周全。」
  史议员微笑着说,「放心,你们办事认真,我是知道的,这边有事我会担着。听说有了金龙堂这条线索?认準了就往里使劲查呀,尽早会水落石出的。」
  宋局感激地说,「史议员,还是您最知道我们下面弟兄的苦,一切尽在不言中,我也不耽误您的宝贵时间,万事拜託,小弟我先告辞了。」
  「也拜託你啊,再会。」
  史议员胖胖的双手握着刘局的手,紧而温暖。
  周文正在生闷气。
  好几日没找到要找的人,每天在这几条乱糟糟的街上窜来窜去,让那些流莺以为自己是买欢客纠缠不清,那些吸毒的,贩私的也总是斜着一只眼睛看他,难怪他会彆扭不已。
  津河区算是C市独特一景了,这里是最老的城区,街巷阡陌纵横如同迷宫,低矮破旧的房子,长年堵塞的阴沟,再加上横蛮的当地民风,先后试图改造几次都以流血收场,从此再没有哪个人提半个字,乾脆视同不见,不理不管,就像吸咐在城市身上的肿瘤,越来越大,越来越毒,三教九流的人都彙集到了这里。
  当然啦,最适宜在这种地方生长的自然是黑帮,大大小小几十个帮派,械斗事件层出不穷,政府和警界的态度是将他们全部限制在津河区里,只要不捞过界,干扰正常居民的生活,他们就睁只眼闭只眼,由其自生自灭。
  这种鸵鸟政策自然是后患无穷,可当前那些只会花天酒地安于状的上层人士们可不会顾及这么多,何况,他们还有千丝万缕不可告人的利益在里头。
  周文也不会管,不是不管,是管不着,他一个小小的小区治安警,无职无权,人头不熟,手根本伸不到也不愿伸到这骯髒的地方来。
  他来,是找在这个地下世界他唯一认识的一个人,一个叫发二的以吧男为业的男人。
  如果不是这件事,他早就忘记发二这家伙了,他就像地下世界的鼹鼠,无事不知且无事不能,条条门槛摸得溜熟,但是这家伙贼精,深谙枪打出头鸟的真理,尽量躲在幕后做,除了极少数一些人,一般道上的弟兄根本不知道这个嘻嘻哈哈没点正经的酒吧老男人有多大的能量,加上嘴巴严实,绝不洩露任何人的秘密,所以城头大王旗变幻了好几茬,他老人家还活着挺结实。
  可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江湖走老了难免碰到鬼,几年前的一个雨夜,发二终于被一伙外地来的仇家盯上了,一时间救援赶不及,只有自己跑路方为上策,一路穷追猛打被堵到了周文管的小区,眼看就此老命呜呼,不料想老天开眼,让周文给救了下来。
  那天周文本未有值班,但小区居民还是先报警给他,说有一伙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在小区扰民,他二话没说就往现场赶,正巧迎头截到惊慌失措的发二,往日避警察如猫的发二,这次抓着这根救命稻草不放。
  周文顾不得那多,先救人再说,也不蛮顶,利用地形熟的优势带着发二东躲西藏,那伙人也不是庸物,根本甩不开,好几次差点逮着,最危险的时候还是周文替发二挡了一枪,好在未伤及要害,一直坚持到警笛大作,那伙人才恨恨地匆匆离去,再看发二,早已溜之大吉,让周文着实气不打一处来。
  其实发二还算是条感恩图报的汉子,只是不愿去警局自找麻烦而已。
  摆平仇家后,他偷偷往周文的宿舍塞了封信,里面只有一枚古铜钱和一条便笺,说只要拿着这枚钱到津河区找他办事,披肝沥胆他都要做到。
  对这些黑道上恩恩怨怨的把戏周文本是付之一笑,铜钱也当好玩扔到了抽屉深处,没想到真有一日他要借重于它,更没想到连接好几日都没抓着这家伙的影。
  难道这家伙知道他要来,在避他?
  又有几日了,周文的一腔雄心几要消磨殆尽,看了看在夜空中霓虹闪烁的「KK清吧」的招牌,决心如果这次进去再找不到人就不再回来,另想办法。
  酒吧里并不「清」,而是混浊不堪,低俗的流行音乐段子没完没了地嘈杂,反正也没人会听,人们围成一簇一簇的小圈子,搂着妖艳的女人,大声调笑,划拳喝酒,周围的包厢里更是鬼影幢幢,一拔又一拔打扮怪异不知何方神圣的家伙涌进涌出,低俗音乐,污秽空气,酗酒男人,卖笑女人,活脱脱勾画出一幅末世模样。
  这鬼地方呆一分钟都难受。
  周文坐到吧檯前的还在恨恨地想。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告你发二不在吗?有日子没见他来过了,老闆还在发脾气呢。」
  吧檯伙计认出了他,满面不快。
  周文更不爽,「不找人,喝酒可以吧。来一扎冰啤。」
  「先生,能请我喝杯酒吗?」
  浓烈的廉价香水味直冲入鼻,一个软乎乎的身子就挤了过来。
  周文皱皱眉,他从来不与这种女人打交道,向来是避而远之,他漠无表情地买了单,有意无意地躲过那张浓妆艳影得过份的面孔,索性连酒都不要,起身走人,眼角只留下一道紫罗兰的残影。
  风尘女不以为意,自行灌了一大口,点上一根烟,喃喃说,「怪人。」
  周文走出门外,足足深呼吸了一分钟,才觉得头脑清爽许多,苦笑一声,将在手上把玩了几天的铜钱往空中弹去,铜钱翻了几个觔斗,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叮」地落到地上,掉入乌黑不见深浅\\\的阴沟中。
  夜风拂过,送来阵阵笙歌,触目所见,皆是光怪陆离,这原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这原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啊。
  他独在街头默立良久,在等候TAXI的当中,忽有一伙人吵吵嚷嚷地冲出KK清吧的大门,从他身边涌过时酒臭刺鼻。
  周文忍不住厌恶地背过身去。
  却听其中一个女声哇地呕吐,那伙人便胡乱叫喊,「妈的,这婊子吐到老子身上了。」
  「真噁心,好不容易灌醉了想好好玩玩的。」
  「老大,乾脆,就在这里扒光她,出了这口鸟气。」
  「要得,连衣服都烧了,看这骚娘们有什么反应。」
  「反正是出来卖的,她会怕个屁,说不定水还流得多些呢,哈哈……」
  周文听不下去了,转眼看过去,果见那帮混混开始撕扯中间一个女子的外衣,那种无肩袖束腰装看上去很轻易就能剥下,实际上扣得特别紧,胸部丰满的人只能解背后的裢扣才拉得开,有个家伙解得不耐烦,抓住后面的衣幅狠劲往两边一分,只听得衣帛碎裂声,整个上身赤条条地坦露出来。
  混混们一阵欢呼。
  那女人看上去醉得厉害,摇来晃去地任凭他们折腾也无知觉。
  似曾眼熟的紫罗兰…
  「住手,你们这些混蛋!」
  周文怒吼着,无论是警察的职责还是良心,都不容许他对这丑行熟视无睹。
  「你是老几,哪条道上的?敢管爷们的闲事,啊?」
  周文懒得啰嗦,左手掏出警官证,右手摸出枪。
  混混们齐齐变色,再无一句多话,顷刻间星散无蹤,留下半裸的醉女横卧街头。
  周文皱着眉,试图扶起她,可实在醉得厉害,站不起来,嘴里还在乱七八糟地说着呓话,衣裳也没法穿了,前胸让她自己吐出的秽物弄得臭哄哄的。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行人都躲得远远的,偷偷地往这边瞄。
  靠,今天真他妈衰到外婆家了。
  周文心下焦躁,从没处理过如此尴尬事,反正是流莺,索性老子把她往哪个收容站一扔就完事了。